三千红尘,知己最是难得

来源:汽车简讯2020.12.4

这个世界上,知己是什么?知己是慰藉心灵的人,是能让人可以相信信任的人,是懂自己悲伤快乐的人,是富裕不妒忌、贫穷不嫌弃自己的人,是内心深处渴望彼此过得好的人,是相互尊重相互欣赏,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的人……要说知己,我最佩服的知己,莫过于我的父亲和我大孃之间的知己、朋友、亲戚、兄妹等等都似乎兼得存在的关系。我的父亲和我的大孃在年轻的时候谈过恋爱,那个年代的恋爱是手都不敢牵的恋爱。他们从十几岁认识到现在六十多岁,两个人头发都白了,也始终没有牵过手,但彼此欣赏、理解、包容。之所以尊称她叫大孃,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样尊重敬爱。当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分手,作为晚辈,又是自己的父亲,也不好刨根问底的问个明明白白。父亲总是在我面前夸奖我大孃,说女人应该要像她那样,既霸气又淑气,性格脾气好,待人真诚大方,温柔婉约,能干利落等等。我的父亲是个农民,一个农村里面不起眼的小队长,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娶了我相当能干的母亲。母亲心灵手巧,在外面是女强人,在家里是贤妻良母。另外就是一生相扶相持的、懂他知他的知己、朋友、亲戚、兄妹等聚为一体的女人,我的大孃。父亲和大孃分手不久后,父亲娶了我的母亲。而我的大孃嫁给了一个比我父亲条件好许多的国家公务员。在我的内心深处,这是场失去也是一种获得的分手。不然,悠悠岁月中,人生苦短中,有谁能点缀我父亲的人生。我也相信这就是最好的状态和结局。

我的父亲,非常爱笑,风趣幽默,话特别多。爱跟女人开玩笑,我的婶婶们,只要是跟我父亲同辈份的女人,我爸没少占人家口头上的便宜。不过,他其实是个嘴坏心不坏,极其光明磊落、胸怀坦荡的男人。做什么事情都干净利落速度极快,有点像电视剧里面手起刀落的大侠。我的母亲,爱笑,聪明能干,既霸气也淑气更霸道,做事情的速度略次于我大孃,魄力方面略胜我大孃几分。母亲猜忌疑心病有点重,我爸跟我婶婶些,以及姑姑们说说笑笑。神彩飞扬地开怀大笑,我的母亲经常吃些完全没有必要的干醋。与父亲三十四年的婚姻,她不是了解我父亲,知他懂他的人。我的大孃,很爱笑,既霸气又淑气更柔情一些,待人接物,为人处世特别好,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她最是了解,理解,知我懂我父亲的女人。也非常欣赏我父亲做什么事情的利落速度。我大孃的老公我叫他叔叔,退伍军人,爱笑,腼腆,老实实诚,不怎么爱说话,做事情速度慢,每件事做得很精细精致。也是个极其光明磊落,心胸开阔的男人。

大孃的父母很喜欢我的父亲,把我父亲当儿子一样对待。因此,介于父亲的关系,爷爷奶奶对我,也是当孙女一样对待。弥补了我童年时没有爷爷奶奶的诸多遗憾。还有大孃的妹妹以及兄弟,都成了我们家一辈子你来我往的亲戚。以前,我一直都不明白,我母亲特别爱吃醋,特别要强又霸道,为什么她就从来不吃我大孃的醋。她与我大孃之间几十年和平相处情同姐妹,互敬互重彼此。而我的大孃的老公和我父亲之间,也是相处融洽如情同手足的弟兄。更不明白我的母亲,以及我叔叔是怎么样的心理,对前任难道不应该是敌对仇恨吗?比较起现在的不能相融以沫,就相忘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我更觉得他们之间的缘分难得难能可贵。现在,我明白了,只有不纠结曾经,放得下过去,不斤斤计较,足够胸怀坦荡,心胸宽广的人才能成为永恒的朋友和知己。大孃,叔叔,父亲,母亲之间,彼此四个人,每个人都是彼此的知己和朋友。八十年代,父母结婚后家里一贫如洗,砍木头维持生计是当地居民获得利益的唯一生存方式。国家提出保护林业生态环境,禁止砍伐木头,对砍伐的木头进行收缴。叔叔正好是林业工作人员,对我们家有过网开一面。有一次,山上下特大暴雨,砍伐木头的居民在山上遭遇特大洪灾和泥石流,死了太多的人。每天只见尸体不见人,我的母亲特别担心父亲。总跟我说,你爸回来了,我们出去看看,结果每次都落空了。那时候我没有长牙齿,都说没有长牙齿的小孩说话比较准,母亲每天每次问我,你爸是平安的吗?我每次都说,父亲已经死在鸡冠山上了。(我并没有这些记忆,是长大了母亲告诉我的)多天后,父亲狼狈回家,还好,哪里都没有伤着。自那以后,没有人再去伐木,毕竟以命换钱的事情谁都不愿意。

也许太早经历了差一点的生离死别,才导致叔叔,大孃,以及我的父母把一切看平淡。家里没有米吃,大孃夫妻及她的父母会帮助我们家一些,解决温饱困难。后来的后来,能干的母亲搭上改革开放的春风,家里的日子渐渐地好起来。各自都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虽不常联系,但无论时隔多久,遇到了总是亲切如亲人。(那时候交通不太方便,两家人又不在同一方向,也没有电话等通讯工具。)小时候我是调皮的孩子,我读书的学校离大孃的娘家很近。近得能听到上课铃的铃声,以及学生的读书声。爷爷奶奶家也是成了我常去的地方,像个小土匪一样想要怎样就去怎样。大孃家的女儿和我年龄相仿,只是月份上我大了她几个月。妹妹从小听话,像乖乖女一样。大孃娘家的爷爷奶奶家,有专门为我父母留钥匙的地方,以图有什么需要,即使他们都不在家,也可以直接开门去寻找需要。我的母亲也承认,我的外公外婆没有爷爷奶奶对我们全家好。

长大后,我创业之初在爷爷奶奶家的房子里,住在爷爷奶奶家,他们从来没有让我洗过一个碗,做过一顿饭。奶奶是可以躺在怀里撒娇的奶奶,大孃及大孃的娘家对我创业是很支持的,他们需要的全部在我那儿买。大孃尽管在我的地方买需要的东西,不太顺路。还是一直都只买我的东西。创业有我父母的人脉,也有爷爷奶奶及大孃家的人脉。我长大了,大孃是同妈妈一样可依可靠,同样可以去撒娇的女人。她与我母亲之间没有谁比谁更优秀,都各有千秋。大孃细心地跟我装香肠,做的干笋子炖牛肉,味道好极了。我曾以为只有像我这样调皮捣蛋的人,生活才会虐待我,教训我的不听话。却不曾想妹妹听话乖巧,也免不了生活对她的蹂躏。我们性格不一样,却有着相似的命运。我在一场车祸中撞伤了头部,死里逃生。妹妹的男朋友家,遭遇了全家灭门。妹妹也被无冤无仇的陌生人砍了十多刀,同样是伤在头部,伤害她的人及所有人也包括医生,都以为妹妹死了,结果妹妹奇迹生还。我的父母,大孃及叔叔都经历承受了差点失去女儿的悲痛。我的婚姻走到尽头我很理解,妹妹的婚姻也走得艰辛不易在我的意料之外。生活啊,真是不管你是否温柔,它都不对任何人温柔。我们都攒够了失望,结束了痛苦的婚姻。妹妹带走了女儿,让大孃和叔叔帮助抚养。而我拒绝了父母的帮忙,把孩子留在前夫家待来日方长。

2008年,我母亲离开了人世,为了父亲能有个伴,余生不孤独寂寞。大孃张罗着跟我父亲找对象,找了我同学的母亲,她家里死了丈夫。家里还有个未出嫁的女儿,她们家的意思是让我父亲和弟弟都入赘她家,成为两对夫妻,一家人这样组合的家庭没有异心。她们不知道我弟弟已经有女朋友,我父亲说的话特别过火,惹怒了阿姨,最终未有结果。(不能因没有成功的结果,就说人家阿姨不好。她的女儿我们至今关系依然挺好,没谈成对象后我去她家,阿姨对我挺好,也会问问我父亲过得好不好)大孃站在我父亲的一边,不分清红皂白把阿姨骂了一顿。这是我觉得大孃今生做得最有失分寸的一件事。可能认识几十年了,彼此已经像亲人,兄妹,朋友,知己了,在处理事情上面,帮亲不帮理吧。后来,我父亲找了我现在的后妈,是个过日子的小女人。她没有我母亲的霸道泼辣也没有大孃的淑气霸气,是一个任劳任怨喜欢付出的女人。虽然不及母亲对我那般溺爱,但只要有她在,同样把所有事情全部干完了,不让我伸手干活的后妈。弟弟和女朋友谈崩了,大孃家还有个小女儿,和弟弟年龄相当。或许可以找那小的妹妹谈婚论嫁,但是,我的父亲和弟弟都没有做这样的选择。夫妻之间可能是上辈子的冤家,就做兄妹吧,这样关系才能长久一点,相处才能和平和睦。

我的人生大起大落地过着,低谷的时候也顾不上孝顺父亲。大孃在这个时候给父亲送去了冬日的温暖衣裳,又在夏天里送去夏日的清凉。我大的妹妹离婚后,找了个差不多的人,选择了远嫁他乡。小的妹妹去了向往的西藏。而我要强倔强,不愿意随波逐流地向命运屈服,为心灵栖息的地方,心甘情愿漂泊流浪远方。弟弟也在为生活奔忙。作为父母,孩子的梦想和爱在远方在异乡在他乡,又怎么以孝顺的名义,非留孩子守在身旁。其中的苦楚与辛酸无奈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生活谁都离不了坎坎坷坷,波折多难。六十多岁的他们已经看淡了太多的事情,共同的成长,共同的经历等等的共同就有了生活以及精神的共鸣。于是,在有生活中需要的时候,过年过节的时候,两家人聚结在一起。余生都好好生活,珍惜往后的时光。今年因为疫情在家,端午节我也在家,大孃和叔叔也到了我家过端午节。叔叔仍然不改当年,爱笑,话少。只有父亲和大孃话比较多、比较投机,我听到他们的谈话,瞬间就羡慕不己。推心置腹地用最真实的心交流聊天,没有半点距离,就像亲人及亲兄妹一样谈论着爷爷。母亲在世期间,是完全信任父亲和大孃的。叔叔我想也是信任自己老婆和我父亲的。后妈,以及我们,都完全是相信信任他们的。这也许应该叫知己,但是又超越了知己的界限。到底算是这世间什么样的一种情感,目前还没有确切恰当的词语形容。那天,我做了其中一道糖醋鱼,叔叔,父亲,大孃,都没有品尝。或许,他们有些嫌弃那道菜做得不好,或许他们都不喜欢吃糖醋鱼。就算他们是真正的嫌弃那道糖醋鱼,我也坦然接受,不会有半分责怪抱怨他们。中国人爱说,关上门就是一家人,对于我们来说,关不关门我们都是一家人。三十年后,五十年后,永永远远,我都希望他们还在身边,希望他们健康长寿,希望岁月不要让他们渐渐地变老,希望在过年以及过节的时候,我们这一大家人能在一起吃着团圆饭,欢声笑语围绕在屋间,如此简单。哪怕他们无论多少年依旧嫌弃我做的糖醋鱼,我依然会微笑着脸,觉得这样是最幸福的时间。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加载失败,请点击重试
    已加载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