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山东曲阜,所到之处过于“热情”,不胜其扰,扫了兴致

原创懒游的故事2020.7.11

接着分享我的山东之行。话说从济南坐高铁到曲阜东站,在从曲阜东站到曲阜游客中心,然后背包步行去颜庙对面的青旅。

短短的1公里多的路上,不下五位三轮车车夫热情地揽客,基本都是一个套路,似乎是经过培训的。问你到哪里?去过孔府孔庙吗?去过了,那去过孔林吗?都去过了,那去看看周公庙吧?大有不拉上你,誓不罢休的劲头。

如果你不回应,他们会一直尾随你,直到你落荒而逃。除了三轮车,马车的揽客套路也是如出一辙。也许在这个特殊时期,旅游从业者都很艰难,也就表现得有些急躁失常吧?可以理解。

到曲阜,参观“三孔”是必须的。孔府,又称衍圣公府,是孔子的世袭衍圣公的后代居住的府第。洪武十年(1377年)始建,弘治十六年(1503年)重修,占地240亩。

天气炎热,门洞里聚集了一些导,都佩戴着导游证,看似很正规,但为什么都在这里招揽游客呢?不是应该由景区统一管理吗?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野导”?

进入检票口的这段路,入口处有提供导游服务的服务台,感觉非常正规。从这里走到检票口,要穿过一排商贩摊床,这里推销商品很有意思,商贩高声地和游客搭讪,要矿泉水不?要扇子不?来块印章石,便宜了。后来,我都笑了,总想那句话,“必有一款适合你!”。好在进入孔府孔庙景区后,再无这样的乱象发生了。

再说说孔林,这些小摊贩也有着与孔府孔庙的相同路数,矿泉水要不要?印章石?纪念品、工艺品呢?只好低着头,快速通过吧。

图中的这位大嫂的推销能力登峰造极,先是拦住我推销扇子,我明确表示拒绝后,一路追随,不断唠叨着,今天没开张,你就买一个吧。后来就把扇子硬往我怀里塞,我赶紧后退,扇子“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多亏了是扇子,这要是玉器和瓷器,可就说不清楚了。那一刻,我隐约感觉到“碰瓷”的危险,心里盘算着,如果情况失控,我是不是要择机躺在地上。好在虚惊一场,她终于放弃我了,谢天谢地。

对了,就是这款扇子,一些游客真买了,看来,这种推销方式很有效果。

孔林的参观很有特点,要坐上电瓶车转一圈,导游说了,这里可不是“散步”的地方。最后电瓶车会停在孔子墓区,自行参观后再返回大门。这不,电瓶车停在孔子墓区前,一位执着的导游就盯上了我,非要给我当导游。说实话,如果我是几个人出游,我一定会请一位导游讲解,可我是自己一个人啊,厚着脸皮,静静跟在别人后面“蹭”着听几句,也就差不多了。

这位大嫂对我不离不弃,让我不胜其烦,她步步紧逼,我是节节败退,最后已经演变成推搡的架势了,我差点在这桥面上摔倒,导游讲解费也从10元降到了8元,真是够执着的。可我真的不需要,不好意思,求你放过我吧。

美丽的曲阜,圣人故里,咱能不这么过分热情吗?但瑕不掩瑜,轻松一下,下文跟我接着逛曲阜,一同感受博大精深的儒家文化的超凡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