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乌龟报恩:欠你三分,还你七分,你却倒恨我三分

原创璞玄居士2020.7.11

古代,有一位青年叫宸,自幼聪慧却气量狭窄,小小年纪能通读诗书,却不苦心钻研,好吃懒作却想升官发财。

一天,他在街上不知听谁说起,万年的乌龟壳可以给人带来好运,能给人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宸夜思梦想,终日闷闷不乐。

话说心诚则灵,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宸一次帮家人到山上放羊时,在一颗老树下偷懒乘凉时,竟无意发现交错的树根之间,好像有个洞。

正在兴奋的他心想,老天真是待我不薄,莫非这真是个乌龟洞不成?大喜之下,他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用手向洞里伸去。

谁知他竟摸到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很凉,很软,大概有拳头般那么宽。宸惊呼,今儿个气运到了,这莫非是个万年老龟的脖子!

宸想也不想,一把抓住这个滑溜溜的东西,将它从洞里带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背部夹杂着黑白斑斓图案的毒蛇被他从洞里拉了出来。这蛇头虽小,嘴巴却张的有小儿进食的碗那么大,口中还包裹着数个椭圆形状、白里透黄的蛋,伴随着的是丝丝落地的毒液。

宸看此状况,嗷嗷大叫,一下把毒蛇重重的丢在地下,蛇因为口部发力,行动不便,一时间也没有转过头咬他,读过书的他知道,那就是乌龟蛋。

想到保命要紧,宸顾不上乌龟不乌龟,拔腿就跑,那毒蛇感觉宸开始运动后,竟转过身开始追他。

宸回头一看毒蛇正在身后穷追不舍,跑的更快,一个不留神,脚卡在石头缝,直接摔晕了过去,倒地之前,宸心想,完蛋了。

宸做了个一个很长的梦,梦中有个弯腰驼背的老头,向他作揖致谢,并说道:“少侠及时出手相助,否则老身再来晚点,唯一的血脉就要断了。”

此时的宸以为自己就这样冤死而愤怒,并没有领这老者的情,抬了抬手说:“勿要虚头巴脑讲一些怪话,要真感谢,就来点真的。”

驼背老者说:“少侠醒后,拿着这块鳞片,放在身上,可保你心想事成,荣华富贵,但切忌一点,不要碰那乌纱帽,不要当官。”

说完这句话后,宸就醒了,手里还捏着那块鳞片,他将鳞片放进衣服夹层里,用手将全身上下摸了个遍,发现完好无损后,欣喜若狂,打算返程回家。

刚走没两步,他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低头一看,只见刚才穷追不舍的那条毒蛇,看不出死因,但可见已经死去多时,长长的舌头还没来得及收回,耷拉在地下。

宸回家之后正在苦恼今天在山上的羊因为这场闹剧还没赶回家,不知怎么和父母说时,母亲看他回来,却激动的说:“儿啊!你父亲今天锄地你看发现了什么?好几块金子呢!咱们家要发财了!”

正在兴奋的他心想,老天真是待我不薄,莫非这真是个乌龟洞不成?宸回家之后正在苦恼今天在山上的羊因为这场闹剧还没赶回家,不知怎么和父母说时,母亲看他回来,却激动的说:“儿啊!宸联想到之前做的梦,明白了这是那个老者…

宸联想到之前做的梦,明白了这是那个老者在报恩呢。他只努了努嘴,心里并不满意,这算啥,也就够买几块地,当个乡绅。

仅仅不到一年,宸利用父亲挖来的金子,连续做了许多买卖,每次宸只要想赚钱,必定赚的满盆剔透,很快宸成为了方圆百里最富有的人,他的庄园得有一个池塘那么大,他的花园充满了莺莺燕燕,欢歌笑语。

又过去了几年,年少富贵的宸,有些腻了,尤其是无意间听下人们聊起他时,正在议论“再有钱又怎么样,知府有兵、有权,哪天看他不顺眼,一句话他就没了。”

宸下了决心,他要做官。此后宸的庄园里,不再是莺莺燕燕,而是文人政客,宸想通过他们引荐,做当地最大的官。

就在文人政客到访的第一天,宸无意间发现,一直放在衣服夹层的鳞片,竟然在跳动!宸想起了那天驼背老者说的话,他反应过来,恶狠狠的对着鳞片说:“我救了你的孩子,如此重的恩情,你却连官都不让我做!真是忘恩负义!”

宸随后忘掉此事,上下打点,很快,京城传来了消息,皇旨下来了,宸做官的梦也要实现了。就在皇旨到他家的前一天晚上,宸做梦又梦到了驼背老者。

“少侠,咱别做官了,就安心享受荣华富贵吧,你得来的财富还不够你花吗?”驼背老者在苦苦哀求着宸,宸指着老者说道:“你可别忘了,我救了你的孩子!你不继续报答我,还要阻拦我,是何居心!”

驼背老者听完此话,脸色一暗,头低了下去,“也罢,也罢,你我的缘分已尽,气数到了”说完这话,驼背老者扭头就走了,宸远远看去,就像背着龟壳的人。

“大胆,你还不接旨!”宸一下醒过来,发现不知何时,公公已经到了他面前,读完了皇旨,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又想起做的梦,宸一阵犹豫,还是跪着接了皇旨。

就在接旨的那一刻,宸突然发现,衣服夹层的鳞片,完全粉碎。他只听见碎掉的鳞片传来了驼背老者的声音:“欠你三分,还你七分,你却怪我没给你十分,还倒恨我三分,那罢了,我的魂你拿走吧!”

宸在此时突然明白了,这个驼背老者就是当年那个乌龟洞的主人,一个成精了的乌龟!

因改朝换代,宸做官不到半年,新皇清正廉洁、施行新政,不仅将宸当买官的典型杀了头,一笔将他的家产充公。

古代流传着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妖精不能涉及官场,更不能扰乱朝纲!

总有些人在帮助别人后,对别人的报恩当做理所应当,甚至会反过来过度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