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沟,一个有景有故事的地方

原创京都闻道阁2020.7.3

撰文丨崔桂忠

摄影丨周安政、只等闲、王居武

太阳沟的美景,醉人;太阳沟的故事,沧桑。

太阳沟,位于旅顺老城区,背山向海,文脉悠长,古迹众多,区域内现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4处,省级18处,区级3处,区级不可移动名录25处。

太阳沟沉淀了独特的历史人文价值,这里的古街、古树、古建筑,连接起来就是半部中国近代史。

太阳沟,是“露天博物馆”,也是“大连后花园”。

(一)

太阳沟景区不算很大,核心区3.02平方公里,三四个小时就可逛完,基本上是走平地,也不会让你很累。你可以从从容容地看,慢慢悠悠地品,一年四季都有醉人的景色。

太阳沟的春天是烂漫的。

被称为最美樱花大道,藏身于太阳沟古街区内,长1772米,宽11米。目前依然保留着498株不同品种的樱花,涵盖了染井吉野樱、大岛樱、山樱、八重樱、太白樱、普贤像樱、关山等绝大部分品种。

那满树樱花,如霞似锦。一簇簇,一层层,在和暖的阳光下,或嫣红,或素白。那红的明丽鲜艳,灿若朝霞;那白的素装淡裹,晶莹皎洁。那花,太浓了,太闹了。当樱花落下时,满地樱花雨,花与路形影不离,路与花魂梦相牵,饱经风霜却无怨无悔,岁月无痕却烂漫无涯。

每年,这里都要举办以“浪漫樱花”为主题的中国大连(旅顺)国际樱花节,将传统文化、诗歌、曲艺、摄影展等活动融入春季赏花踏青旅游系列,引导广大市民绿色出行、文明旅游,打造集旅游、生态、文化、休闲于一体的独具特色的樱花主题节庆活动。

到太阳沟,去樱花大道走一圈,兜风,骑行,散步,都很惬意。到植物园转转,那更值得。园内栽种贵重树木160多株。其中有一株法桐已有百年树龄,是东北地区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株。此外还有:紫棚、雪松、红绿木、黄金树,毛黄栌、蜀桧、金中梅、西府海棠、珍珠梅、花柏等,赏心悦目。

太阳沟的夏天是奔放的。

入夏,太阳沟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无疑是那一片绿色,墙脚边,栅栏上,屋檐下......到处是绿油油生机盎然的青藤。或连成片,或组合成一张大的绿色地毯,密密麻麻的覆盖在墙上,一派生机盎然的模样。

若逢五月花开时,太阳沟大街小巷的槐花陆续开放,一串串白色的小花挂在枝头,放眼望去,满眼洁白,令人沉醉。阵阵幽香随风袭来,沁人心脾,吸一口空气,满嘴都是甜的。

进入六月,正是蔷薇花开的季节,墙头,栅栏,路边,树旁,一架架蔷薇如流瀑一样倾泻下来。一朵朵蔷薇,正如唐代大诗人杜牧描绘的那样:朵朵精神叶叶柔,雨晴香拂醉人头。石家锦帐依然在,闲倚狂风夜不收。蔷薇花朵朵精神,叶叶娇柔,雨后、晴天,香气拂过,醉上人头。

太阳沟的秋天是成熟的。

秋天的太阳沟更是美不胜收,葱绿的银杏叶开始泛黄,尤其是到了寒露霜降季节,银杏叶渐渐地由绿变黄,再由黄变成金黄。这个时候的银杏叶把银杏树装点得一树金黄,一身高贵,格外漂亮。

秋天的太阳沟不扫落叶,人经过时,无不小心翼翼、脚步轻轻,生怕踩坏了那珍珠般的白果,也生怕弄脏了那金扇般的黄叶。行走在这里,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浓郁的历史古味。

每年到了十月份,许多海内外游人纷纷而来,拍照,赏叶,游客来这里,探古寻史、合影留念、亲近自然,太阳沟就成了彩叶的节日。

太阳沟的冬天是苍翠的。

一提到冬天,很多人觉得单调乏味,没有姹紫嫣红,鸟语花香,然而太阳沟的冬天却是色彩斑斓的。

太阳沟的树以松树为多,郁郁葱葱,满目苍翠。有一种名贵树木叫龙柏,遒劲沧桑,形态各异,看起来像苍劲沉郁的诗人写出蓬勃跳荡的诗行,充满了历史的印记,在传递一些久远的故事,静静地诉说历史。

“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冬天,雪压青松,更是太阳沟一道独特的景观。

(二)

太阳沟的房子,有似飞来峰,有似扑来虎,五彩纷呈,形态各异。这些十八、九世纪的老房子,历经百年沧桑风雨,承载着太阳沟的时光痕迹。

太阳沟是一个饱经百年中国近代史风雨洗礼的独特区域,是我国现存历史遗址最多、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历史街区之一,353栋百年欧亚建筑承载着许多国家屈辱记忆。

关东军司令部旧址、旅顺博物馆、旅顺中苏友谊塔……一座座老建筑默默地记录着中国和世界近代史上两次战争的发生过程和延续变化。

阿列克谢耶夫、罗振玉、溥仪、川岛芳子……一个个历史人物,充满着引人深思的历史故事。

太阳沟每一处建筑,每一处风景,皆为故事。

太阳沟新华大街9号,有座俄式二层楼,是著名的肃亲王府。围墙内占地面积为2700多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470平方米,这栋楼房原是俄国人的别墅,日俄战争后归日本人所有,1912年2月,清肃亲王在统治中国近三百年的清王朝覆灭后由北京逃亡到旅顺。日本军方将这栋楼房辟为肃亲王府。

肃亲王府现属部队驻地,此建筑物外部经过修缮,原貌已改变,但内部基本保持原样。

该建筑物之所以有名气,是有原因的:曾作过清朝肃亲王善耆的府邸;清朝末代皇帝溥仪曾在此居住过两个月;此楼是著名男装女谍川岛芳子的老家。

位于太阳沟文化街30号的“大和旅馆”旧址,建于1903年,建筑面积3796平方米,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大和旅馆”1977年的一场整修,使这座建筑的外部结构被严重破坏。尽管内部结构基本保持了原样,然而昔日那韵味独特的欧式建筑风格已荡然无存。这座建筑原是沙俄统治时期中国巨商纪凤台的一所私宅。1906年,日本人将该楼改为“大和旅馆”,归日本“满铁”所属。

据资料记载,“大和旅馆”并非纯营业性质,带有半情报机关的色彩。日俄战争后,日本人将这里改造成满铁旗下的大和旅馆,作为军政要人接待处,同时兼做情报工作,在当时是个相当“有面儿”的高档宾馆。

上世纪20年代,有个日本人,叫夏目漱石,来旅顺玩,住的就是大和旅馆。这个夏目一住进去,就发了一顿感慨:“雪白的床单、柔软的地毯,舒适的安乐椅,一切都太豪华了。”

1927年,20岁的川岛芳子,为了清朝光复的梦想,同蒙古王爷的儿子甘珠尔扎布在这里满蒙联姻。就在现在的2楼大厅里,举行过川岛芳子的大婚典礼。

上个世纪30年代,这里曾是末代皇帝溥仪的“行宫”。在这里住过的著名人物,还有末代皇后婉容。

康特拉琴科官邸,位于太阳沟宁波街47—48号,建筑面积604平方米,1904年之前为沙俄陆防司令康特拉琴科少将官邸。1931年之前,是历任“关东军司令官官邸”。1935年溥仪在此住了5天。1945年,苏联红军进驻旅顺,这座楼是39集团军司令部的将官宿舍。1955年,解放军接防旅顺,这里是三兵团首长的宿舍。

太阳沟洞庭街,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因为我搬到这里居住已整十年。我家右前侧紧邻罗振玉大云书库。

罗振玉是一位大藏书家,也是近代考古学家、金石学家。1928年移居旅顺,在新市街扶桑町购建私宅。1932年春,在私宅后面购置土地,新建一座三层藏书楼,面积约4500平方米,取名为“大云书库”。

大云书库的30余万卷藏书是由罗振玉自清末开始,历时40余载辛苦搜讨,花巨资购置积聚起来的,其中不乏稀世之宝,善本孤本占有一定的比例。1951年,罗家藏书和典籍成为大连(论坛新闻)市图书馆的珍贵馆藏。

1940年6月,罗振玉病逝于旅顺,葬于水师营西沟。

罗振玉故居门前有两棵粗达两人合抱的大树,这就是罗振玉亲手种下的银杏树。可惜,前年秋天,一场大风刮倒了一棵。

(三)

漫步太阳沟,像是在读一本历史的书。通过建筑这面镜子,我们可窥见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且充满了艺术的乐趣。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在太阳沟走走随时都飘荡着几世纪前的音符,一碰到我们的心弦,便会响起历史的鸣奏,在我们心灵的空谷中久久回荡。

如今繁华退却,太阳沟却因独特的建筑和历史,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近年来,太阳沟文化产业园按照“在保护中利用、在利用中发展”的思路,积极探索,大胆实践,全面加强历史文化保护管理工作,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行之有效的历史保护新路子,既保留了悠久的历史文化遗产,又注入了充满生机的现代文明,实现了名城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多赢。

2014年,太阳沟历史文化产业园区被省文化厅批准成为省级文化产业园区,2015年,成立了太阳沟文化产业管理委员会和太阳沟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坚持政府主导、统筹规划、保护优先、利益共享、产业效益和社会效益相协调的原则,积极推进影视传媒产业、文博产业、特色商业。影视基地清风小镇陆续接拍了《闯关东中篇》《婆婆来了》《小姨多鹤》《悬崖》《风声》《专列一号》《钢铁年代》《闯关东前传》《天坑鹰猎》等近百部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

2017年11月太阳沟被命名为省级文化产业示范区,现有文化、旅游、现代服务业等企业160余家,初步形成了具有旅顺特色的文化产业集群。

2020年2月,辽宁省文化厅命名旅顺太阳沟文化产业园区为第四批省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这也是此次全省唯一一家被命名为示范园区的文化产业园区。

太阳沟的景一定会越来越美丽,太阳沟的故事一定会越来越精彩。

太阳沟,等你来。

☆作者简介:崔桂忠,曾任某部队政治委员,海军上校军衔。现任大连市旅顺口区委办公室二级调研员。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编辑:曹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