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万里:深耕“场景”土壤,自下而上做好“产业智能”

公益聚焦2020.5.1

“因为当年淘宝的成功,很多人要去复制它的平台模式;现在,‘新基建’的概念出后,很多人又开始一股脑地在制造业领域做承载所有工业互联网的平台级企业,但是‘千企千面’,进入企业场景解决业务痛点,为企业创造可量化的业务价值才是王道。”——闵万里

“新基建”毫无疑问地成为了2020年开局的关键词。4月20日,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新基建范围: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和此前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出的“新基建”解读相比,此次发改委对“新基建”的解释,涵盖范围更大,也更具有延展性。

与此同时,科技创新驱动、数字化、信息网络成为社会对新基建认知的最大公约数,也是企业家着眼产业布局,打造智能革命时代的发力点。

现为北高峰资本、坤湛科技创始人兼CEO的闵万里,毕业于中科大少年班,此前曾任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在闵万里看来,“新基建”的提出旨在进一步推动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产业影响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需要产业实践者的开放和决策者的理性和耐性,要瞄准提升产业效率的目标,深耕产业土壤,探索一套可举一反三的方法论,用“智能”引领“新基建”的发展。

北高峰资本、坤湛科技创始人兼CEO闵万里

5G不是全部,“智能”才是主角

“新基建”提出以来,“谁掌握5G,谁就掌握了未来经济的主导权”“5G是新基建之基”“5G基站是构建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技基础”等声音不绝于耳,宣示着“5G”在新基建中的龙头地位。

但是在闵万里看来,5G作为移动通信的延续,主要起到的是“连接”作用,只是新基建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要考虑5G建成之后,即万物互联的下一步是什么。

他认为,万物连接互通是为了彼此共同作用,最终产生正向反馈、正向作用的价值,“想象一个场景,假如每个公交车站都设立一个用5G网络连接的摄像头,重要的不是记录下什么信息,是调度室通过对数据信息进行智能解读和智能预测,给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以优化车站秩序,同时防患于未然,满足需求方的诉求。”

闵万里还提到,5G虽具有小范围高时速、低时延等优势,但是它不是“灵丹妙药”,在跨区域之间,主要还是靠骨干网进行连接;一些制造业工厂为确保设备连接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也可同时应用5G和工厂的局域专线进行双重保障。

因此,闵万里认为,5G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智能”才是新基建之“新”。

值得一提的是,从新基建新划范围来看,发改委虽未明确提及特高压、城际高铁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归类,但从大类看,它们应被包含在融合基础设施之中。

“融合二字,就是新基建的另一特征——‘软硬结合’,与‘铁公鸡’不同,本次新基建的主体行业,其产业带动性和价值推动力需要硬件行业的支撑与联动,但是,要通过智能的‘软’层面,对硬主体中所流淌的数据资源进行挖掘分析,之后转化为行动,从而支持供给和需求之间的高效匹配。”

“制造业+互联网”,技术要下沉到产业里

“工业互联网”是新基建中较为典型的“软硬结合”——硬的工业,软的互联网,怎样融合才能实现制造业企业最急需的“降本、提质、增效”?

互联网行业出身的闵万里认为,消费互联网公司成功的关键是通过对海量数据的计算,去理解用户此时此刻最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从而更好地去关心、呵护、理解、服务他们。

然而,当前的制造业产生的数据,没有得到全量的分析和挖掘。因此,制造业首先应该学习在互联网场景下,如何用海量的数据去形成洞察、产生行动,最终打造产品。

自2015年6月,闵万里组建数据智能团队,走进工业、制造业等传统产业前线,深度挖掘制约产业发展的痛点,通过提升流程中某个环节的技术指标,完成纵深打穿某个垂直场景的价值闭环。

2016年,闵万里带领团队,开展了中策橡胶集团有限公司的“中策橡胶智能工厂”项目。中策橡胶在橡胶密炼过程中,由于能耗和次品率过高,造成生产效率的降低和生产成本的升高。

团队通过对橡胶生产端的各类数据进行深度运算和分析,挖掘流程制造环节中的数据,使这些沉默、分散的数据连上“神经网络”,让数据通过流动产生价值,大大降低了密炼能耗和次品率,实现利用数据为企业赋能。

“要特别感谢这个时代、感谢阿里云,让我有机会带着互联网等科学技术深耕产业的土壤,通过信息布局和生产环节优化,实现低成本、高质量的发展。”闵万里还表示,5G及工业互联网等技术,就应该在对应的目标产业中发挥主推的作用,避免因脱离于产业的营养液而窒息。

先“场景”后“大脑”,核心在于方法论

制造业“千企千面”“隔行如隔山”,作为未来的“工业智慧大脑”,工业互联网必将会面对高定制化的企业需求。这是否意味着在服务制造业智能化升级的过程中,“工业大脑”无法复制,也就是说,工业互联网只能垂直于某个行业或聚焦特定区域,很难“跨界”?

闵万里认为,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很难一步到位地“搭建大脑”,但如果找到可通用的“方法论”,赋予产线和企业智慧,企业便可以“长出大脑”。

“小朋友从学习数字,到学习四则运算,再到学习方程组,开始很简单,后来越来越复杂,这个过程中,孩子掌握的不仅是运算办法,而是更深层次的学习方法。”闵万里解释道。

他认为,这套方法论如果放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就应该是这样一个发展路径——以车间产线的实际场景为例,这个“大脑”要做的,是考虑到企业产线的不断演变、考虑到影响生产结果的决策变量,用数据技术挖掘产线工序之间关键控制变量的最优组合,最终找到最佳运作协同机制。

闵万里和团队对过往大量案例进行分析总结后,抽象出了一套通过数据技术挖掘产线工序之间关键控制变量的最优组合、最终找到最佳运作协同机制的算法公式。

“制造业当中不存在智能升级的通用软件,即便是生产同一品类的产品,不同企业的操作流程、所用原料、产线老化程度也各不相同,不能盲目套用,但产业智能升级的方法论是通用的。就像高手行走于江湖,靠的不是特殊的兵器,而是兵法、招式,不是吗?”

闵万里透露,他和其团队目前正在重点关注工业强省江苏。在他看来,本身就拥有深厚产业基础、丰厚人才资源,近期还创新发布了“四新”行动的南京,如果在现有产业中把新技术投射进去,加速智力资源到工业生产效率之间的转换,可以快速创造出新价值,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期待在江苏这片‘产业黑土地’上种下‘试验田’,让技术和产业互相融合,发生精彩的化学反应。”

此前,闵万里曾表示,“新基建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一场马拉松。”他认为,长跑的最终胜出者,是那些能够顺应趋势并以创造价值为目标的智者——他们积极拥抱瞬息万变的世界,将数据智能变为发展的动力,用价值创造印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升级的广阔蓝海。

(作者:储楚 王颖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