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厂连轴转 石化汽车改建生产线援手

时代周报2020.2.8
时代周报记者:李静

为保证口罩供应,各行各业都在奔走。

2月7日早间,工业富联(601138.SH)发布公告宣布新增从事医用口罩的生产;

两天前,汽车制造商上汽通用五菱宣布联合供应商改建生产线生产口罩。

7日,时代周报记者从上汽通用五菱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处获悉,按照项目建设计划,无尘车间将于本月内建成投入使用,共设置12条口罩生产线,日生产量预计达到170万个以上。

同日,工业富联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富士康的生产能力很强,一旦试生产,相信很快就会有很快的进展。

“国家队”也同时出动。

2月6日,中国石化(600028.SH)通过官方微博寻找口罩机开建口罩生产线。

在多方联动“应援”口罩产业的背景下,口罩概念股也继续上演涨停潮。

据Wind数据显示,2月7日,泰达股份(000652.SZ)、奥美医疗(002950.SZ)、欣龙控股(000955.SZ)、振德医疗(603301.SH)、南卫股份(603880.SH)等10只股票涨停。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口罩成了每个人心中的牵挂,有生产条件的企业纷纷转产支援,而已经在生产的口罩厂也日夜兼程。

满负荷工作

2月4日晚上11时许,徐江拖着疲惫的身躯下班了。每天长达12小时的生产工作,每天接几百通的订货电话,考验着徐江的生理和心理极限。

徐江是浙江省一家口罩生产公司的负责人,确保每天5万只口罩的供应是他的任务。为了完成供应,徐江和20多名员工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满负荷工作。

不过这是建立在每天工作12个小时的基础上。“我没办法24小时满轴转,技术人员不够,而且我得保障生产质量,这已经现在尽的最大努力。”徐江坦言。

“年前到现在我就在家吃了一顿年夜饭,每天都在加班。之所在晚上11点多有时间接你电话,是因为我刚刚下班,也因为好久没有聊天了。”徐江沙哑的嗓音中透露着疲倦。

2月6日,徐江在朋友圈贴出了招聘启事,他需要再招聘些机械设备操作员才能再次加大生产力度。

虽然徐江很心疼员工的劳动强度,但特殊时期,他和20名员工只能“火力全开”。

图片来源网络

徐江的忙碌是口罩生产者的一个缩影。距离浙江省200多公里的江苏省,张勇也坚守在口罩生产车间。

2月4日,来自江苏省的一家口罩企业的负责人张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为了达到每天3.6万只口罩的既定目标,工厂必须开足马力。目前到岗率达到了95%,两班倒或三班倒去维持。

张勇举了一个令人感到心酸的例子:“我们有个工人在工作期间手划伤了,去医院缝了5针,然后再回来继续。”

实际上,张勇的口罩厂以往只做外贸,不在国内销售口罩。如今,张勇选择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们是自愿的,因为国家需要你,有困难能克服的都尽量克服一下。”张勇感叹道。

徐江和张勇的口罩厂是偌大的口罩生产企业中微小而又重要的一环。在疫情笼罩下,大大小小的口罩生产厂全身而动。

2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山东省工信厅了解到,自1月27日—2月4日,山东全省累计生产口罩1956万只,截至2月6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已陆续开工投产,开工率逐日提升,其中32家口罩在产企业达产率110.84%。

另据稳健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稳健医疗”)官网介绍,1月10日,公司决定动员全资子公司稳健医疗(黄冈)有限公司唯一口罩车间380人,春节不休假,生产N95口罩、外科口罩和护理口罩。

从2019年12月20日—2020年1月26日,稳健医疗已供应了1.089亿只口罩。

跨界支援

“全力生产”是口罩生产商的真实写照,但满负荷的状态仍不能短时间内弥补巨大的口罩需求。

面对缺口压力,口罩生产全民总动员。

2月7日,工业富联发布公告称,为抓紧弥补口罩这一重点医疗防控物资缺口,工业富联在集团龙华园区首次导入口罩生产线,打通原材料采购、设备制造、产品生产等全产业链。

上述工业富联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富士康的生产能力很强,相信很快就会有很快的进展。

据了解,其已于2月5日顺利实现试产,目前正在申请产品资质认证中,相关产能预计在2月底可达到日产200万只。

工业富联称:“优先用于富士康科技集团近百万员工内部生产防疫保障;不占用社会资源,为民众口罩需求腾出空间;未来视情况积极对外支援输出。”

在宣布造口罩的消息之后,工业富联也迎来了股价的上涨。

2月7日,工业富联开盘涨5.18%,开盘后略有回落,截至收盘,报19.3元,涨幅为2.01%。

2月6日,中国石化也发布消息称,旗下电子商务网站中国石化易派客正在寻找口罩机。并表示,公司有熔喷布,若有企业缺此原料,可运输上门。

汽车制造企业同样快速反应。

2月7日,时代周报记者从上述上汽通用五菱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处获悉,目前,已经对生产线进行改造并启动生产准备工作。无尘车间的建设工作正在同步开展,专业生产设备计划将于26日运抵,可达到医用级别口罩的生产标准。

根据上汽通用五菱方面的计划,无尘车间于本月内建成投入使用,共设置12条口罩生产线。按照生产设备、人工等资源的配置情况,口罩的日生产量预计可以达到170万个。

此外,现有车间已有的生产员工共92人,为了满足产能需求, 除了上汽通用五菱的支持人员,还会通过社会招聘进行人员补充,共计划补充85人,2月7日前全部到位。

而服装纺织企业三枪内衣、红豆服饰、水晶家纺等也纷纷转产口罩。

口罩产业火热,口罩概念股也持续受到了追捧。

据Wind数据显示,2月7日,泰达股份、奥美医疗、欣龙控股、振德医疗、南卫股份等10只股票涨停。其中,奥美医疗8连板,泰达股份、振德医疗均6连板。

产业链受考验

疫情的不断变化迫使口罩需求直线上升,多方救援或许才能一解燃眉之急。

2月3日,工信部总工程师田玉龙表示,我国口罩的生产总体上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产能居全球第一。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总体来看保证供应能力足够,但恢复需要时间。

不过,恢复期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口罩产业链的应急能力。

从口罩价格上扬,到如今买口罩困难重重,再到市民买口罩需要预约登记,口罩的缺口问题仍存。口罩生产链条究竟遭受了怎样的考验?

部分口罩生产商对时代周报记者反映,如今“原材料难买、物流成本居高、人力不足”是困扰他们的三大原因。

一只医用外科口罩一般是由三层无纺布制成。材料是纺粘无纺布+熔喷无纺布+纺粘无纺布。而N95杯型口罩则由针刺棉、熔喷布、及无纺布组成。

其中的熔喷无纺布是口罩的关键,对防止细菌、病毒以及血液渗透起到至关重要的过滤与阻隔作用。

但熔喷无纺布是众多口罩生产商缺货的主要原材料。

张勇对记者直言:“N95过滤材料,现在市场可以用疯狂来说,理解为价格飚高且抢不到货物,原价3.9万一吨涨到现在有公司标价9万了,我们的压力可想而知。”

“我现在每天安排一辆车去供应原材料的工厂门口等。”张勇无奈地说。

就在一月份,徐江还在公众平台上发出了“求助”信息。工厂生产的N95等口罩产品缺过滤原材料。

虽然徐江找到了供应商,但他表示:“如果你现在要订新的材料,价格可能50%或者几倍的涨。”

2月3日,鱼跃医疗(002223.SZ)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口罩产品因物料短缺,已停止生产,暂时无法供货。

徐江和张勇表示,生产熔喷无纺布的国内龙头企业屈指可数,自己常年合作的供应商供应也存在紧张,其他中小企业的货源因担心质量问题又不敢用,所以原材料货源比较紧张。

据有关媒体报道,目前国内做熔喷无纺布的厂家主要有欣龙控股、天津泰达洁净材料有限公司、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南通丽洋洁净材料有限公司、北京量子金舟无纺技术有限公司等。

2月3日,欣龙控股(000955.SZ)副总裁谭卫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订单非常饱满,都排到三月中旬之后了,后续订单不太敢继续接,担心不能及时交货,影响口罩成品工厂最终产品交付,我们也建议客户尽可能多采购渠道。”

道恩股份(002838.SZ)则是生产口罩布熔喷专用料的公司。2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道恩股份董事会秘书王有庆询问产能情况。

王有庆表示:“目前公司拥有年产4万吨聚丙烯熔喷专用料,订单饱满。据有些研究机构测算,每只口罩用量在20—50克不等。”

可以看出,口罩产业链上游供应虽在极力保障,但龙头企业订单处于饱和状态。而数量庞大的中小口罩生产商仍有很大的需求。

不过,情况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随着口罩产业链各方资源到位,口罩的供应情况也势必逐步好转。

2月5日,从事物流行业的源鸿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李相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之所以运费较贵是因为都是专车或者专机,这两者的费用普遍高于普通物流。物流产业链上的各个节点的工作人员一般在正月十五之后开工,运力情况应该逐步会有好转。”

谭卫东告诉记者:“欣龙的熔喷生产线目前开满后,每天生产的材料可供生产出300多万只口罩,如果加上同行企业的产能水平,应该可以满足市场需求。”

2月6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和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联合发布通知表明,目前,国家在保证口罩生产的原辅料方面已经加大了供应力度,可以在短时间内成倍扩充口罩产能。随着节后各地陆续复工,全国的口罩产能将得到迅速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