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汉服有多好?乾隆偷着穿,鞠婧祎穿出了仙气

独行四海2019.11.7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在街上看见汉服的概率越来越高了。几年前,穿汉服出门一定会收获200%的回头率,大家都想看看是哪个二愣子。但现在呢,城市里看见挽着发髻、穿襦裙的姑娘,或是长袍翩翩的少年,似乎已经不足为奇了。

2003年,在郑州德化街,一位名叫王乐天的电力工人,身穿汉服、大步走上街,成为中国第一位将汉服穿进公共场所的人。却遭来路人质疑:"这货咋穿着和服出来了,日本人吧!"

这件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汉服,是王乐天和他的朋友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尽管路人嘲笑、不解,他依然坚持要推广汉服。

王乐天的行为瞬间在全国炸开了锅,也陆续得到不少支持和响应。并在全国掀起了"汉服复兴"的浪潮。但王乐天并不是首创,真正的首创是另一位先驱——北魏孝文帝拓跋宏。

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画像

据史书记载,北魏打仗时,都将汉人当做人肉盾牌。汉人向前走,被敌人刺死;汉人向后退,就会被鲜卑人踩死。

"每以骑战,驱夏人为肉篱。以骑蹙步,夏人未战先死。"

可以说汉人的生活没有一点尊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时的北魏内忧外患,全国各地汉人纷纷起义。拓跋宏也意识到:鲜卑和汉人的矛盾不调和,国家根本没有明天。

公元494年,拓跋宏迁都洛阳,同时颁布了系列汉化政策:

禁止穿鲜卑服装,一律改穿汉服;禁止说鲜卑语,以汉语为唯一通行语言(30岁以上老臣可例外);改鲜卑姓氏为汉姓,他自己也起了带头作用,将名字从拓跋宏改成了"元宏"

在元宏推行汉化改革之前,这片土地已经将近300年没有人穿汉服了。

全面实行汉化改革后,北魏的经济和政治有所缓和,民族大融合也前进了一大步。

元宏的功绩,不光在于复兴了消失300年的汉服,更在于传承了生生不息的中华传统文化。

汉服延续数千年,其自身魅力是无法阻挡的。许多清朝皇帝不让百姓穿汉服,自己却在紫禁城里偷偷穿。乾隆皇帝在一次换上汉服后,还问身旁的大臣:朕像不像汉人?

郎世宁绘《平安春信图》:穿汉服的雍正与乾隆

被称为"四千年一遇的美女"鞠婧祎,凭借一组汉服照片再一次引爆全网。

照片里的她身穿淡蓝色齐胸襦裙,一把花型团扇遮住半张脸,但是遮不住满溢的气质。鞠婧祎将汉服穿的如此仙气灵动,画中人也不过如此了。

也许是在巧妙的告诉瓜友们: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不过,这件齐胸襦裙真的太美了,忍不住心动起来!一起来看看这四件"仙女裙",虽然不是鞠婧祎同款,但同样仙气十足。

花月夜

花月夜,代表着花好月圆。整套齐胸襦裙偏粉嫩紫,绿色的系带,但这并不妨碍这条裙子的仙女气质。下裙的烫金花纹,华丽但没有俗气的感觉,反而将整条裙子的格调提升了一个档次。和小姐姐一样捧上几支花,就是锦上添花的美。

白惊鸿

"惊鸿"出自曹植的《洛神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形容女子的体态轻盈。

正如这条裙子,翩翩惊鸿,优雅灵动。不是纯粹的白,带点紫灰色彩,这样的色彩搭配更加符合仙气,若隐若现,朦朦胧胧。

云梦

"云梦"应该是目前最接近鞠婧祎同款的了。超凡脱俗的淡蓝色,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头顶的斗笠显得更加接地气,比起仙女更像侠女。仙女的气质不太好驾驭,侠女的飒爽可能很难做到,但是介于两者之中的气质就容易模仿多了。

樱吹雪

樱吹雪,意境美好。这条不走寻常路的土橘色裙子,像是樱花落在地上有一段时间后的色彩,这时再下一场白茫茫的雪。就是这条裙子所呈现的颜色。樱吹雪,描述的是时间的流逝,时间再怎么流逝,美是永恒不变的。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中国元素穿上身,大大方方地走上街头。

不可否认的是,这几年,汉服的确很火!

本文由“古城衣衣”发布,2019年11月07日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加载失败,请点击重试
    已加载全部评论
    独行四海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我们都热爱生活。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