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滋味:滋贺·美秀美术馆

CHEESE国际2019.10.12

溯望

这次旅行有点像朝圣,是为美秀博物馆。

(山林中的美秀。图片来源:文中无特殊注明外均为美秀博物馆官网)

很难想象一座博物馆会选址在远离都市喧嚣的山林之中。已故著名华人设计师贝聿铭博士I.M.Pei为其之设计源自陶渊明《桃花源记》笔下的世外桃源。那是描绘一个渔夫迷路后,循着香气芬芳的桃花林进入一座洞窟,而洞窟彼端是一片理想乐园的故事。

从滋贺县首府大津市出发,车程约需40分钟,翻越丛山叠峦,穿行山涧水田,路过青旗酒肆——美秀博物馆正是隐于此世外的桃花源。

从著名的“桃源隧道”步入,朝圣之情愈溢。贝聿铭说“最美的建筑,应在时间之上”,之前并不相信。

试想,凡俗风尘物,有什么能战胜时间呢!然而走在钢质的隧道之中,笔者一行就如慢慢从世间消失,山风、林音、脚步声全无,静谧之处,似乎只可以听见时间的流动。

正如松尾芭蕉的名句:

古池や

蛙飛びこむ

水の音

译文:古池塘,青蛙跳入水中央,一声响。

在“桃源隧道”尽头与博物馆的第一次对视,如古塘蛙跃,是倏然打破亘古沉寂的清灵之音,之后又回归于更深远的寂静。建筑的主体一看便知是贝聿铭的手笔——几何、钢构、玻璃,但选取意象素雅、清冷、干净,如教科书一般的日式美学。

摄影:马超

如果还有什么能与时间一般恒久,只有光。

贝聿铭对光的重视和运用,甚至超过了建筑本身。透过几何玻璃,自然光以一种极具现代风格的形态被引入这个80%埋在地下的空间。尽管我们到的当天未见阳光,但光线仍不可思议地与建筑合为一体,可以想象,若在这里从日出待到日落,光源的位移将与这些线条组合成多么奇妙的动态效果。也许正如贝聿铭自己所总结的那样:

“光在那里,建筑无需言说。”

贝聿铭在2012年出版的全集自序里曾经这样说过:我最感兴趣的,一直是公共项目,而我认为最好的公共项目,就是博物馆,因为它是一切事物的总结。

这段话很好地解释了贝聿铭在90年代以后,走向不同国度和文明,以博物馆设计来寻求新的突破。除了美秀博物馆,他还设计了卢森堡大公现代美术馆、德国历史博物馆、苏州博物馆和卡塔尔多哈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在这些项目中,贝聿铭试图去深入挖掘每一种文化所自有的建筑语言,同时坚持现代主义的几何图形风格。在他看来,历史和传统,不是新的建构的桎梏,反而是灵感的源泉。比如他最后的大规模建筑作品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国内媒体澎湃如此评价:“整个建筑富有浓郁的伊斯兰韵味,却仍旧忠实于几何图形所能带来的无限可能性。”

多哈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来源:网络

此行另外一个惊喜,源自于博物馆的藏品。也许最早受错误翻译的影响,笔者一直以为美秀是一座“美术馆”,想想众多名画隐于山林之间、掩于贝聿铭大作之下,也是一桩美事。谁知在馆内匆匆浏览一圈却惊叹:这真是名副其实的“博物馆”了。

馆藏不仅有日本的画与艺术品,还有大量不同古文明的遗物。其中令人惊艳的是一座荷鲁斯(Horus)银像。在古埃及神话中,荷鲁斯是冥王奥西里斯和伊西斯的儿子,法老的守护神,王权的象征,同时也是复仇之神。

埃及神话中的神祗很多为动物头像及人的身体,比如狼头人身的死神阿努比斯,猫头人身的家庭守护者贝斯特,鹭首人身的智慧之神托特,狮首人身的战争女神塞赫迈特;而荷鲁斯与太阳神、月亮神、战争神一样是鹰(隼)头神祇,头戴王冠,腰围亚麻裙,手持沃斯(Power)手杖与安卡(Life)符号,地位崇高,其形象在金字塔及其它壁画时常可见,而难得的是,这一尊银像是世界上仅存的两座之一。

而现今,这位神祗最为人们所熟悉的应该是“荷鲁斯之眼”——这是一种拥有非凡魔力的护身符,尤其是真正的,来自埃及神界的护身符。

除此之外,还有埃及、希腊、罗马、波斯的文物,当然还有中国的,馆方从9月至12月有一个主题展出,起了一个非常唯美名字「永遠の至福を求めて」,大意为:寻求永恒之极乐。然而笔者鄙陋,对文物了解极浅,不敢妄语更多,诸君若某日行至美秀,不如见仁见智,细细观赏。

摄影:周晓君

一座“小小的”山间博物馆,竟然收藏着众多文明的瑰宝。事实上,一个文明在与其它文明的交汇过程中,重要的是学习,而不是拿自己的话术劫持之,更不应以自家丑事去衡量对方的道德高低。

滋贺之行所见所闻所感远非仅美秀美术馆而已。这里还有日本第一大淡水湖,还是甲贺流忍者的发源地,此外,清酒、大米也很有特色,我们还享用了美味的牛肉和湖鱼。

在此,感谢日本滋贺县政府、滋贺县观光振兴局、Biwako Vistorrs Bureau、美秀美术馆及钟擎慧女士;尤其是Biwako Vistorrs Bureau的 R.由纪子女士,感谢她为此行所做的一切。

下一篇会写写在鹿儿岛仙岩园、维新故乡馆的所见所闻所感。在这里先以谷川俊太郎一首诗告一段落。

春的临终

……

我把悲伤喜欢过了

我把笑喜欢过了

像穿破的鞋子

我把等待也喜欢过了

像过去的偶人

打开窗 然后一句话

让我聆听 是谁在大喊

是的

因为我把恼怒喜欢过了

睡吧 小鸟们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加载失败,请点击重试
    已加载全部评论
    CHEESE国际

    专业的国际、产经、旅游资讯和大咖分析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