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乙欠薪:职业精神再高也抵不过信用缺失和世道艰难

小五聊球2019.9.8

据微博博主@中乙联赛报道 的消息,中乙联赛南区南京沙叶河海队遭遇了欠薪,昨日赛前球员们在会议室拉起横幅讨要薪水,横幅上书“诚信在哪?承诺一再成为笑话!心已碎,敢问路在何方?!”

据微博消息,南京沙叶河海队员们今年只收到了3个月的薪水左右的,目前他们在中乙南区6胜9平11负暂列第11位,昨天下午的中乙联赛中,他们和湖北楚风合力0-0战平。

南京沙叶足球俱乐部自6月6日起就连续在其微信官方账号上发布“关于南京沙叶足球俱乐部寻找战略合作伙伴的公告”,希望能寻找到商务合作,这也反映出球队可能遭遇到了经济上的困难。时至今日,被曝出“欠薪丑闻”,可见招商效果甚微。

拉横幅讨薪的做法在本赛季的中乙联赛中已经不是首次,大连千兆和宁夏火凤凰都用过这招,不过到目前也什么实际效果。

今年6月,大连千兆球员在微博曝出被欠薪长达5个月,赛季初大喊冲甲口号的美女老板王俊奇也从此失联,俱乐部法人已完成变更,俱乐部账户中仅剩余50元人民币。根据球员向中国足协提交的公开信中表述,大连千兆的总欠薪超过700万元,球员受伤都需要自费治疗。

中乙联赛夏窗转会期间,不少大连千兆队员均以自由身份加盟其他球队,但同时也有一些球队自由身转入,球队年中工资确认表也正常提交。目前大连千兆在中乙联赛北区12胜6平8负,排名第6位。

从王俊奇在赛季前曾说“本赛季大连千兆必冲甲,如果不能,就买壳踢中甲”,而现在她跑路失联,也不知道她唱的是哪出。

排名在大连千兆前一位的宁夏火凤凰同样遭遇欠薪,球员也曾到宁夏体育局和宁夏自治区信访局门口拉横幅,请求政府出面解决欠薪问题。

上赛季结束后,上海山海屿集团宣布退出,将俱乐部股份90%转让给宁夏体育局,球队在本赛季也更名为“宁夏火凤凰”,由体育局托管,投资人以赞助商的名义来维持运营。根据《足球报》的报道,赞助商之一的达妈妈集团董事长是李凤哲,而李凤哲的女儿就是王俊奇。

宁夏火凤凰从赛季前就遭遇到了资金问题,他们曾在广州冬训期间,因无法结清房费而被酒店报警限制离开;足协杯比赛期间还是总经理吕枫个人垫资50万元才得以去打客场比赛。而就在8月31日,宁夏火凤凰俱乐部宣布免去吕枫的总经理职务。这也让这支球队接下来的处境可能会更加艰难。

目前南区垫底的云南昆陆在联赛中仅取得1场胜利,却麻烦不断:高层宫斗、假球悬疑、工资拖欠、奖金全无、主力蒙冤下放预备队、队员无故遭三停等。

前有消息指出,云南昆陆球员仅得到1月和3月的工资,俱乐部威逼利诱队员在中期工资确认表上签字;后有樊群霄和赵哲被俱乐部先后认定为“打假球”和“消极比赛”遭遇俱乐部三停,归队后又在如何结算工资上和俱乐部无法达成一致,目前二人已经向中国足协申请了仲裁。

最近,被俱乐部指责包庇助教找球员要钱、与球员夜不归宿等行为的云南昆陆前主教练成亮已经向上海普陀区人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表示俱乐部对他的指责是污蔑和诽谤。

福建天信和南京沙叶河海一样,在8月份发布公告,称由于目前俱乐部的资金方面尚有缺口,因此俱乐部向社会各界发布众筹,希望这次渡过难关。众筹首日,球队仅募得11224元的资金,对于职业俱乐部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俱乐部董事长表示,假如球队解散,众筹款将系数退回并保证不会拖欠球员工资。

通过众筹成功留在职业联赛的例子是内蒙古草上飞,在赛季开始前,中乙联赛的保证金从50万提升至150万,这也让内蒙古草上飞的投资人顿时手足无措,最终通过众筹手段募得资金15.6万元,加上社会合作方的资金,最终得以参加今年的中乙联赛。

西安大兴崇德为了完成中期工资确认表,采用的方法也是独树一帜,俱乐部向球员和工作人员借款用于发工资,再由得到工资的球员将工资转至老板个人账户,再由老板发给下一个球员,这样循环往复结清了工资流水。不过仅在一周之内,俱乐部就已经还清了向球员和工作人员所借的款项。

处在传闻中还面临着资金问题的球队还有北区的副班长山西信都和南区的浙江义乌商城(杭州吴越钱唐),据网友爆料,山西信都的投资方已经撤资,球队被体育局托管;义乌商城也在中期工资确认表提交之前被曝出欠薪,不过球队仍正常提交了确认表。

去年中乙联赛中,沈阳东进和合肥桂冠因为没能及时支付球员工资被足协取消了注册资格。而今年,尽管不少球队面临不同程度的资金困难,但都及时提交了工资确认表,至于联赛结束后球队何去何从,也将成为一个问题。每年赛季末,因资金短缺而被取消注册的球队不在少数,即便像刚从中超降级一年的延边,也在本赛季开始前被迫解散。

从业余球队变身职业球队,投入的资金也是大幅度的增长,这也让不少投资人“伤筋动骨”。由于关注度较低,中乙球队大多数也很难得到高额的赞助,这样一来,欠薪等事件层出不穷。中乙联赛作为中国职业联赛最底层的根基,如果不能保证球员的利益和联赛健康,对于中国足球的整体发展也不是一件好事。

未来,中乙联赛仍有扩军计划,但是高昂的支出和这些不愉快的故事,会不会让投资人望而却步?

评论

职业精神再高

也抵不过信用缺失和世道艰难

欠薪,似乎已经成为了中国职业足球赛场最近两年的一个高频词汇。尤其是在中乙赛场上,这样的情况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但这种在社会上几乎一点就炸的问题,在足球场上似乎得以存活的时间挺长的。

今年的中甲联赛开赛之初,当时的四川FC就曾经因为资金问题,不仅一度被传出俱乐部即将面临解散,赛季开始前两周不到,甚至还临时放弃了承接中甲联赛开幕式。中间的剧情曲折,堪比一出悬疑大片。

即便如此,四川终究还是坚持到了现在,也等来了五粮液等新的赞助商“江湖救急”。但能够让球队挺到现在的,不是其他因素,而是球队上下极高的职业精神和素养。根据网上流传的四川队内微信群聊天信息,球队那段时间的状态和一支业余野球队无异。每周训练靠自觉,周末比赛先报数,有多少人去多少人。在长时间发不出工资,甚至连治伤都要自己掏钱的情况下,依旧坚持参加训练比赛,场上表现也一点不差。这样的精神让不少衣食无忧的俱乐部自惭形秽。

老球迷们肯定都有印象,2004年,中超元年的冠军深圳健力宝,就是在球员遭遇欠薪的情况下最终夺冠的。当时,俱乐部已经拖欠了球员们7个月的薪水,总欠薪高达2800万元。但球队还是以11胜9平2负积42分的成绩拿到首届中超联赛的冠军。在夺冠后,球队主帅朱广沪表示:“球员们在半年没有领到工资奖金的情况下,还能兢兢业业地去踢好每一场比赛,我对他们的职业精神感到欣慰。”

相比当年的深圳,如今中甲和中乙的这些欠薪,确实算不了多少。但是,如果没有办法改变这一的现状,依旧一味地靠球员出于职业精神在那里坚持自己的事业,恐怕像四川这样能够等来转机的情况会越来越少。中国足球史上,欠薪从来都不是一件新鲜事,但信用这种东西,一旦透支了就很难再补回来。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加载失败,请点击重试
    已加载全部评论
    小五聊球

    随便聊聊球场内外的事儿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