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平台用工存法律隐患 好活献上合法合规新思路

好活2019.5.27

近几年,“互联网+”这一全新经济形态迅猛发展,互联网与传统产业不断融合。“互联网+”成为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全新理念。随着平台经济的飞速发展,“平台+从业者”的互联网平台用工模式也应运而生。

特别是在劳动密集型的服务消费领域,“互联网+”的产业融合和发展速度更为惊人。美容美甲、主厨料理、家政保洁、用车出行等各种类型的上门服务,为消费者随时随地个性化、多元化的消费需求带来了良好的用户体验。互联网与服务消费领域的深度融合,也吸纳和聚集了大量劳动力,形成了“互联网+劳务”的全新平台用工模式。

然而,互联网平台型用工这一新兴用工方式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与风险,为“互联网+”创新蒙上了一层阴影。2018年,北京朝阳法院发布的《互联网平台用工劳动争议审判白皮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朝阳法院共受理互联网平台用工劳动争议案件188件,其中交通运输业99件、占比52.7%,居民服务业59件、占比31.4%,餐饮业21件、占比11.2%,其他服务业9件、占比4.8%,主要涵盖司机、家政员、美容师、美发师、厨师等职业。

60%以上的案件,从业者的诉讼请求集中在劳动关系确认,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给付,工资、加班工资支付等事项上。部分案件从业者提出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未休年休假工资等诉讼请求。除此之外,区别于传统劳动争议诉讼,从业者的诉求还涉及押金返还或保证金退还。

业内人士分析,造成互联网平台用工争议案件不断的根本原因在于:一方面应属于劳动关系的紧密型用工互联网平台,为降低用工成本,许多平台通过与从业者签订“不属于劳动关系”的格式条款,试图规避劳动法规范、规避雇主责任。另一方面,平台用工管理粗放,在企业内部不进行劳动关系、非劳动关系的用工类型区分,未区别用工类型建立相应的用工制度体系。尤其对于不属于劳动关系的灵活型用工,未与从业者充分释明和磋商,亦缺乏明确的、书面的约定,导致认识模糊、意见分歧,埋下纠纷隐患。

案例解读

“好厨师”APP由某信息技术公司运营,该平台可以在线预约厨师上门提供烹饪服务。

孙某等14人经面试、“试菜”后凭身份证、健康证等入职某信息技术公司。入职2个多月后,公司要求倒签《合作协议》,协议内容为否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孙某等7人被迫签订了该协议,朱某等7人拒绝签字,但公司仍要求所有人改为兼职抢单的厨师,调整薪酬为零底薪,仅发放提成。孙某等人认为薪酬不合理,并提出签订劳动合同以及缴纳社会保险,公司不同意并将其辞退。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双方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主体资格;该信息技术公司经营厨师类业务平台,孙某等主要提供厨师技能;双方具有较强的从属关系,此种情况下双方建立的关系符合劳动关系的特点。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孙某等14人与该信息技术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判令该信息技术公司支付孙某等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一审判决后,该信息技术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

针对互联网平台用工的劳动争议问题,“好活”提出了合法合规灵活用工&财税优化解决方案。好活通过帮助劳动者全程电子化注册成为个体工商户(商事主体),形成互联网企业发活、个体工商户接活,好活平台精准匹配,达成三者的商事合作关系。

好活解决方案的优势在于,第一,帮助互联网平台供给侧快速转变为商事主体,签订电子商事承揽承包协议,从根本上破解劳动关系认定隐患。第二,互联网企业与个体工商户之间既不是劳动关系,也不是劳务关系,而是商事合作关系,企业可以降低税收、社保等30%以上的用工成本。第三,个人端完成创业转化,享受国家个体经营所得10万元月收入免征增值税,且月收入低于3万元以下的免征个税的优惠政策,从而提高个人的到手收入。

好活模式帮助企业规避了企业用工风险,并合法地减轻了税务负担。而互联网平台工作人员能够实实在在地拿到绝大部分的佣金金额,在收入分配上拥有更大的自主性。同时,为了满足平台用工的保险需求,好活平台也提供商业保险产品供个人按需购买。如果个人转变的个体工商户依然想要购买五险一金,可以通过平台提供的第三方渠道自主购买。

共享经济连接你我,自律合规共建健康市场。好活愿与互联网平台企业共同打造合法合规的互联网平台用工新模式,助力共享经济平台合规发展。

好活模式受到多个政府部门及业界专家的肯定与支持。2018年12月,好活被评为中国共享经济典型平台。好活也是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合作伙伴,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案例研究基地。好活共享优选创客工商注册系统是与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推出,全程电子化创客注册推动江苏省商事创新。2018年12月,好活入选国内首部社保纪录片《中国社会保障纪实》。2019年2月,好活再度入选国家信息中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