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是一段时光,而是一群人

凤羽新闻专线2018.6.27

“咦~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吗?来点什么”

“老板娘,还是以前那老几样就行。”

“好嘞,你稍等。”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我光顾这个烧烤摊的第四个年头了,货架上比4年前多了许多菜品,烧烤也涨了价,唯独香辣小龙虾的口味和分量还没变。刚占好位置坐下,就在寝室群看到小六说在路上了,果然,论约夜宵,我的兄弟们从来都是这么积极。

我们四年夜宵局的开启,是在大一报道那天。

忙碌了一天,收拾完所有的东西已接近十点,原本一阵叮叮咣咣的寝室突然安静,第一次见面的陌生感就弥漫开来,大家的内心都有点局促不安。小六破门而入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室的静谧:“兄弟们收拾完了吗,我们一起出去吃宵夜吧,我知道校门口有家小龙虾特别好吃。”原本有些疲惫的五个人突然间来了兴致,一拍即合,六个人风风火火的往校门口走去。

“你们喝酒吗?”

“喝。”

“老板,来一份大份香辣小龙虾,六瓶江小白谢谢。”

还没入座,小六就迫不及待的开始点餐。

那一夜,六个原本陌生的男孩在深夜的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喝着酒,剥着小龙虾,侃天侃地侃人生,合拍的兄弟六人组就此诞生,从此这家大排档成了寝室根据地,一份麻辣小龙虾加六瓶江小白成了寝室夜宵标配。

夜宵摊见证了我们六个熟识的过程,也见证了我们从六人组变到七个人。

大二那年,老三恋爱了,女朋友是他追了整整一年的女神。

“等我追到我女神了,我就请大家吃小龙虾!”

一石激起千层浪,老三话刚说出口大家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

“女神??这么快就有目标了?”

“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太久。”

“要不要我们助攻一下。”

“不然今晚就先吃一顿庆祝你有女神吧,我怕等你请我要被饿死。”

那是新生入校那天,老三作为志愿者迎接新生,和他一起的是一个学生会的妹子,据老三所说,就一眼他就确定这个女孩子是他想要的人。

那天的老三像个小孩子,走到地方还没坐下就抢了小六的台词。

“老板,来一份大份的小龙虾,六瓶江小白和一瓶唯怡,谢谢。”

那一天,六瓶江小白不够了,全寝室开心得像个傻子,明明是老三脱单,我们五个比他还激动,连一向话少的老二都嗨了起来,深夜的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气氛无比热闹。

从六人组变成五人行那一天,我们寝室第一次提前感受到了毕业离别的气息。

大三那年,老四决定去当兵,我们为他送行。

“今天我先敬大家,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来到这个学校认识你们,成为兄弟,在我难过开心的大小事里,都有你们,兄弟们,不管之后我们在哪里,我们这一辈子都是兄弟。”

“一辈子的兄弟!”

深夜的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举杯的六个人,淡淡的离愁都冲不散的兄弟情感。

“来了吗,菜都点好就差你们了。”

“来了来了”

“等我十分钟,我在路上了。”

“我刚加完班,马上过来”

“好”

“一定要连我的份一起吃了。”

深夜的大排档,昏黄的灯光下,大倒生活苦水工作压力的五个人,哦对了,还有手机屏幕对面视频里的第六个人,生活不易,还好大家都还在。

青春,不是一段时光,而是一群人。

老四那边熄灯了,部队生活很苦也很严格,挂断视频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他眼角一闪而过的泪水;老大先走了,他明天的飞机,要回家办理出国的手续,他还是实现了他的出国梦想;老二也走了,他明天还要出差,生活还是要继续;老三女朋友还在家等他,他们一起考上了北方一所大学的研究生,他已经带她回家见了家长;小六最后选择了我们童年梦想过的职业,考上了家附近的中学当老师。

我也要走了,这一次我不是去食堂、不是去网吧、不是去校外的小店、不是去上课,是顺着再熟悉不过的路线走出大门离开这里。

小六喝得有点多,我买了单,搀扶着他,一步一步往回走,听他一路上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心心念念我们的约定。去年老四的女神演了部电影叫《龙虾刑警》,他说小龙虾和我们这么有缘但他看不了,让我们一定要去看,而且要买六张票,没想到最终没能等到它上映我们就各奔东西,不过我们说好上映那天,在各自城市买同一时间的场,完成这个未完成的约定。

城市的喧嚣并没有因为黑夜而变得平静,反而更加热闹,微风拂过,吹散夏日的燥热。烧烤摊门口还是坐满了人,老板娘正在进进出出地忙碌,老板不停地穿梭在厨房和客人之间,声音还是像从前那么大,隔着老远就能听到他说的话:
“哟,又来啦,今天吃点什么?”

“老板娘,还是以前那老几样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