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那天是5月8号,我的生日。我们一大家子在餐厅聚餐。每年过生日都是这样,一家人平时都忙,正好趁机会在一起聚一聚、聊一聊,特别好。

和往常一样,吃过饭以后,我和大姐、二姐、四妹,姐妹4个正好凑一桌麻将。其他人都回了,老公刘军不爱好这个,也走了。

麻将打了大概三四圈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我哥打来的。

我手不离麻将,把手机扬声器打开:“雪梅,刘军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也不知道个分寸。那种事怎么能往群里发?”大哥气冲冲的架势,把我们姐四个都震住了。

我立马放下麻将,拿起手机,撒起娇来:“哎呀,老哥,怎么了啊,动这么大火气?”

“你自己到群里去看看!”我哥懒得跟我多说,说完就气冲冲地把手机挂了。

我哥说的群,是我们的家庭群,里面是我和老公两边的兄弟姐妹们。看老哥这么生气,我赶紧进了微信,大姐他们三个也忍不住拿起手机。

“宝宝,我们今晚/做/一次吧。”

看到这条信息,我的脸一下子滚烫。当时,如果有个镜子,肯定是红到脖子根了。

这种消息发的时候不能看好了吗?发错了,赶紧撤回不就行了吗?我又气又急。

大姐他们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冲着我坏笑。

四妹起哄道:“三姐啊,没看出来,都老夫老妻的了,你和三姐夫还这么恩爱啊。这三姐夫也是,平时看着挺稳重一人,怎么干出这么不靠谱的事?这种私密信息,发之前肯定要再三确认啊。”

大姐用手拍了一下四妹脑门,然后把头转向我,色眯眯笑着:“别管他,吊着,我们再打几圈!”

我虽然给她们说的也挺难为情,但心里还挺美的。可是我也有疑问:老公难道是酒喝多了吗?这么急吼吼的,还宝宝?

姐妹几个很识趣,平时都打通宵,那天早早就散了。美其名曰:中年夫妻这么有激情,太难得。我们也要极力配合。

2

我到家时,老公已经睡了。我洗漱干净,爬到床上,从后腰抱住了他。老公虽然年近五十,身材保持得很好,一点赘肉都没。我最喜欢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香水味夹杂着他的体味,特别好闻。

在我的主动之下,他醒了。我们好久都没有亲热了,那晚的我如同久旱逢甘露一样,很尽兴。

我快到更年期了,身体总是这里疼那里痒的,对男女之事也没以前渴望了。这一年多来,他很多次回来粘我,都被我拒绝了。今晚,也不知怎么了,我好像被那条信息催/情了似的,主动而疯狂。

我今年46岁,老公比我大两岁。他在一家不错的单位上班,而我是本市一医院的护士长,工作待遇不错。

我们结婚多年,感情稳定,有一个儿子大学二年级了。从他到外地上学以后,家里突然冷清了。

老公跟我提过几次,说想要个女儿。说等我们六七十岁时,我们能指望的就是女儿,你看我们身边,有几个靠得上儿子。

我不同意。这么多年接送孩子,陪他中考高考,难得喘口气。现在的我,工作之余想干嘛干嘛,无拘无束。这个年纪,让我再搞个小宝宝,一来体力跟不上。二来,我又没有自我支配的时间了。我可不想一辈子都搞孩子。

老公见我完全没那意思,后来也就没提了。

3

没过几天,我肚子疼得厉害,老公陪我去医院检查。一上午时间,他跑上跑下,排队交费、拿化验单子,忙得团团转。检查结果还好,基本的妇科炎症,医生开了点药,我们就出来了。

走到医院大门口时,正好碰到了李玲。我们一个小区的,认识,但也不熟。她老公在外地上班,很少回来,自己带着孩子在这里生活。

她当时怀里抱着个孩子,看着大概一岁不到的样子。小脸肉嘟嘟,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特别惹人怜爱。小家伙嘴里,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

“爸爸!爸爸!”孩子突然对着我和老公叫爸爸。

老公这个时候递了个眼神过来,示意他到车里等我。

“小东西最近特别爱说话,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爸爸,好吧,现在看到谁都叫爸爸。”李玲怕我误会,解释着。

我感同身受地说:“哎呀!是的,是的。我儿子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刚会说话那会儿,看到陌生人都叫妈妈。”

正聊着,大姐打电话来让我们去她家吃饭。于是我和李玲道别,去找老公了。

路上我和老公调侃:“你还别说,现在看这么小的小小孩,还真是挺有意思的。要不是我年纪太大,我还真会考虑考虑,再要一个。”老公,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没说话。

4

大姐比我大7岁,小孙子6个多月了。一家四个老人都退休了,没事儿做,整天围着小不点儿转。

我们进门坐下,小不点儿躺在沙发上的,老公就坐在旁边逗他玩儿起来。一会儿用手指点点他的小鼻头,一会儿又去挠他的小脚丫,逗得孩子咯咯笑。

我和大姐在旁边聊天,忽然听到“咘咘咘”,孩子拉臭臭了。大姐立刻起身去房间拿来纸尿裤,准备给他换。

这时,老公很自然的,接过大姐手里的尿裤。他麻利地脱下孩子裤子,把脏尿裤从两边腰部撕开,用干净部分先把孩子的小屁股上沾的粑粑一擦,又让大姐拿来宝宝湿巾,帮宝宝把屁股擦干净,再用爽身粉扑把屁股拍了一遍。最后给他穿上新的纸尿裤。

老公这一番操作,娴熟得让大家连连夸赞。大家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说:以后有了孙子,你完全不用操心了!我听着,脸上闪闪发光,得意地问老公,啥时候学的这本事?

老公不以为然地冲我笑:“这多简单,还用学?”说完,他又去逗小宝宝玩了。

那天,我和老公在大姐家吃过晚饭才走的。

5

我有个习惯,每天都会在小区附近大超市转一转,要么买点小东西,要么就随便看看。女人的天性吧,改不掉。

一天晚饭后,我来到超市二楼菜肉区,正在挑排骨时,听到后面有个老太太说:“宝宝,买点骨头吧,我想喝骨头汤。”

“好,妈,你老人家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我听这声音很熟悉,就回头看了一下,原来是李玲。她也看到我了,面露尴尬。我走过去跟她们打招呼。

“阿姨,您可真宠李玲,女儿都这么大了,还叫她宝宝。”我好奇地问。

“我不是宠她才叫她宝宝,宝宝是她的小名。从小到大,我们一直这样叫着,习惯了。”老太太不急不慢地解释给我听。

“我特别喜欢这个小名。每次听到家人朋友这么叫我,我都觉得自己还没长大,还能跟他们撒撒娇。”李玲微笑着看着我,那眼神,琢磨不透,得意中夹杂着些许的挑衅。

我回她:“是的,这个名字确实占便宜。”

也不知怎么了,我就是不怎么喜欢这个女人。后来又说了两句,我们就分开,各逛各的了。

晚上到家,我还跟老公调侃,问他以后能不能一直叫我宝宝?

老公哼了一声:“多大年纪了,还宝宝?”

我说:“那天晚上在微信里,你不是这么喊我的吗?”

老公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那不是酒喝多了吗?”

“你看李玲,我们上回在医院门口碰到的那女的,我刚在超市又碰到她和她妈了。她看上去,比我也小不了几岁,她妈不也还叫她宝宝。”

“那是因为她就叫宝宝。”老公脱口而出。

我很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她叫宝宝?”

“我那天听到小区别的女人叫她宝宝了!”老公说完就去洗澡了。

我也没再说啥,拿起手机刷抖音了。

6

又过了一阵。

一天下午,我陪大姐逛商场,给她孙子买内衣、纸尿裤。她一边推着小孙子,一边和我说着闲话,东家长西家短,聊了很多。说着说着,我就听到了一个让我不敢细想的事。

大姐告诉我:“我前几天在这里看到了妹夫。”她边说边用手指着对面那家店。

“他旁边跟着一个女人,两人有说有笑的。我本来想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当时这小家伙突然拉了,我就给他换尿裤,等搞好了,人早没影儿了。”

我听完,嘴上若无其事地说,肯定是半路遇到哪个女同事了,心里却翻江倒海似的,不是滋味。难不成,老公也出/轨了?这女人到底是谁?

接下来几天,我开始死死地盯着老公。平时我俩都各玩各的,你不管我不管你。我跟踪几天才发现,每晚七到八点这段时间,他总是往我们小区最后那一栋楼去。有时候空着手,有时会拎点儿东西。

因为需要门禁卡,我又怕自己跟得太紧被老公发现,所以老公进楼后,去了哪户,我不得而知。我都急死了,到嘴的鸭子,怎么可以就这么飞了?

幸好,好奇心激发出了我的智慧。我戴了个宽檐帽,把帽檐压得低低的。又用一个大口罩把自己大半个脸都遮起来,穿了一件平时没穿过的廓形外套。

这幅装扮我还特意提前跟大姐视频过。大姐说,你是要采取什么秘密行动吗?不过这身装扮,我都认不出来了。我听完,就知道伪装很成功,就挂了。我现在还没心思跟她解释其他。

7

6月8号,这一天我应该永生难忘。天快黑得时候,我偷偷乔装完,照旧跟在老公后面,跟他一直保持着大概四五米远的样子。

到那栋楼大门口时,正好有几个人一起进的,加上我的完美伪装,我老公根本没察觉到任何异常。

走到202门前,老公停了下来。我躲在一个他看不到我,我却能看到他的位置。他当时两个手都拎着大方便袋,里面装满了东西。他用鞋头踢了两下门,喊着:“宝宝,宝宝,快开门。”

听到这两声“宝宝”,我瞬间崩溃!我刹那间明白了:我生日那晚,他发的那条微信,压根不是发给我的,原来他的“宝宝”在这里!

我头痛欲裂时,门开了。

果然是她,被我猜中了!只见李玲抱着孩子出来了,她虽未施粉黛,却一副温婉可人的样子。她怀里的小孩子冲着刘军喊爸爸爸爸。

刘军立刻放下手中的袋子,一把接过孩子,狠狠地亲了一口。当时的他,虽然背对着我,我依然能感受到他对那孩子的热烈喜爱。

就在我恼羞成怒、准备冲上前时,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那一刻,我已经顾不上其他了,什么脸面、修养,什么淡定、从容,都见鬼去吧!

我三两步跑过去,疯了一般,使劲儿地拍打着那扇门,打得我双手生疼。打了半天没动静,我更是气急败坏地扯着嗓子大骂。

我的谩骂声,把其他几家人都引出来了,大家纷纷小声议论起来。就在这时,202的门开了,是刘军。他拽着我的胳膊,一把把我拖到门里,飞快地把门关上。

8

一进门,他就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质问我:“李雪梅,你到底想干嘛?”面目之狰狞,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目睹,和平时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看他为了别的女人竟然这么对我,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起手重重地甩在他脸上,顿时,五个手指印闪耀登脸。

我等不及他反应,跑过去准备打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可她见我来势汹汹,早已经跑到房间把门反锁了。

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手脚并用地去踢去打那几个房门,主卧那扇门怎么也打不开。那天如果门真得开了,我估计我会把那个女人撕得粉碎!

最让我怒不可遏的是,那张他们三人的全家福。刘军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那女人站着,双手搭在刘军的肩上,深情地看着他。它让我想起我们家那张全家福,就连坐姿和站姿都是一模一样!

“刘军,你个道貌岸然的王八蛋,你干出这么恶心的事,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我大步跑到酒柜前,抓起那个全家福摆台,狠狠地朝刘军砸过去。

他下意识地一躲,哗的一声,摆台玻璃摔得稀里哗啦。与此同时,房间里的孩子也哇的一声哭了。

刘军见我那样的歇斯底里,换了战术。他扑通一声,跪下了,双手一下子抱住我的两条腿,我一点动不了。

“老婆,我求你了,你别闹了,只要你答应和我离婚,我什么都依你。我就想要个女儿,你又不给我生,我只能……”刘军演技真的是一流,跪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搞得自己跟个受害者一样。

我一通火发完,再听到他那些无耻的话,已经浑身无力了,也不想再多说一句话。我踉踉跄跄地走出那道门,走出那栋楼,往家走。

从她家到我家也就两三百米远,我感觉自己走了好久,好久。

9

一进家门,我就把那张全家福摔碎了,碎玻璃渣子溅到我的脸上,我都感觉不一丁点儿痛了。

我倒在客厅冰凉冰凉的地板砖上,嚎啕大哭!那哭声之大、之惨烈,估计响彻了整个小区。

第二天醒来以后,我把刘军的丑事发到了家族群里,群里炸锅了。无论我这边还是她那边的,个个帮我讲话。

没过一会儿,我的哥哥姐姐妹妹全跑来了。他们个个拍着胸脯嚷嚷:“我们是来给你撑腰的!刘军简直欺人太甚……”

其实,我并不需要他们为我怎样,我要的就是娘家人的态度,一个无论发生什么,都有人心疼我的态度,足矣。

我是一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人。一个星期后,我就和刘军协议离婚了。刘军也还算说得过去,房子车子全给了我,存款一人一半。大姐说我太好讲话,存款也应该全归我。

我想着,毕竟多年夫妻情分,他又是我儿子的爸爸,我也不忍下手太狠。

没几天,他们就搬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也眼不见为净,心情爽快多了。

儿子知道后,也赶回来了。他让我放宽心,老了,他会把我照顾得好好的,会比女儿还贴心的。不管将来他做不做得到,起码我当下听着,挺受用。

经历这件事以后,我彻底想通了。对我来说,男人已经不是必需品了。

有爱我的,自然是锦上添花。没有,也不会再痛不欲生。我有房有车,有工作,有积蓄,有社保、有医保,有儿子,没啥好怕的。

余生,我不为男人,不为孩子,只为自己活!我要活得比离婚前更精彩!

相关新闻

离婚2年,37岁二胎父亲直言:“不图钱的婚外女人,才最可怕”
公公觉得小店不能再关门,我执意要走,一抬手就把小店的钥匙扔到公公面前
新婚第二天,公婆拎包赖着长住不走,妈妈来家提个条件,公婆逃走
“我生理没毛病”64岁男相亲提出冒失要求被怼:你脑袋里面装的啥
婆婆穿外裤躺婚床看电视,儿媳洗被褥打地铺,被丈夫掌掴:矫情病
她本无心嫁豪门,却因吃火锅意外成阔太,36岁被丈夫宠成公主
供继女上大学,亲生女却没管,被赶男人痛哭:唯有儿女才是自己的
一念之差我变成“小三”,我和正妻坐下谈判,老公说我俩平分天下
老婆“出差”,派出所竟然通知我去接人,接老婆回来却被岳母嘲讽
《小舍得》:张国立的一席话,让人明白了中年男人为什么找老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