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借法案》——傲慢与偏见,中国人的悲哀

小超历史记2020.10.11

一九四二年初,中国空军在美国的援助下逐渐恢复战力。

中国空军的作战部队已有七个大队,还有两个大队和一个中队在训练中,共有各种飞机三百六十四架。从三月开始,中国空军作战人员在美国或印度受训后,接收国民政府从美国购买的新型战机并陆续飞抵国内战场。

B25米切尔轰炸机进驻重庆珊瑚霸机场

一九四二年,中国一共接收了美国制造的B-29轰炸机十九架、P-40驱逐机二十七架、P-43驱逐机四十一架,以及P-66驱逐机八十二架。中国战场上的作战飞机,平均为二百七十架,最多的时候曾达到三百七十架。

B29超级空中堡垒进驻梁山机场

美国人陈纳德组建的志愿航空队,也被美军纳入现役,改称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这使得中、美两国空军能够并肩作战。尽管中国战机数量上仍远远少于日军,但已能够与日军进行相当规模的空战。特别是,中、美空军曾两次飞赴越南轰炸日军机场,开启了从中国大陆起飞直接参与太平洋作战的先例。

美国驻重庆空军特遣队:飞虎队

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不断损耗,日本的空中力量不断被削弱,而中、美空军联合开辟的飞越“驼峰”的中印航线,不但使中国有了一条从西方获得战略物资的空战通道,也使得中国空军的装备和战斗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美军C46运输机飞越驼峰航线

但是,中国人和外国人合作,无论在文化层面还是技术层面,都存在着巨大的困难。
近代以来饱受西方列强欺辱的中国人,对美、英等国的历史敌意已经浸透在民族血液里。中国人对西方列强充满了刻骨的不信任。英国人以前向中国出售鸦片,把近代中国弄得积贫积弱,而在中国与日本作战时,竟然和日本人站在一起封闭滇缅公路,这让中国人感到愤怒已极。

醉生梦死的大英帝国军官

而美国人在日本入侵中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仍然在向日本出售武器,日军在上海、武汉和重庆等地扔下的炸弹,弹片上的“USA”标志在中国人看来就是噩梦。

美军航空炸弹

因此,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当日军在南太平洋把美军和英军打得狼狈不堪时,普通的中国人要不就是漠不关心,要不就是聚集在一起亢奋的议论,这使得在华的外国人明显的感觉出,中国人为如此糟糕的事情终于落在了曾在中国横行霸道的洋人身上颇有点幸灾乐祸。

偷袭珍珠港

美国记者在长途汽车上遇到两位国民党军的空军军官——“这两位空军军官似乎是在跑买卖,因为他们带着几箱女士们用的衣物,这些衣物都是上海制造的,上面贴有日本人的印花税。”美国记者听见中国空军军官在聊天中谈到了美国人,说美国人根本不能打仗,世界上能打仗的只有中国人、日本人、德国人和俄国人。美国人只有金钱没有勇气,只会跳舞、喝酒和赚钱,他们唯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享乐。中国空军军官还谈到了美国人在菲律宾的战败,他们分析的原因是:日本人把当地的奶牛都炸死了,而美国大兵只要有一天吃不上冰淇淋就拒绝作战。至于为什么美国不派军队到中国参加抗战,中国空军军官认为:“他们希望让自己的士兵留在家里,而雇用我们——勇敢的中国人——去替他们打仗和受罪。”

菲律宾的美军战俘

在重庆,生活的窘迫、日军的轰炸,还有难民——最近又来了南洋、香港和缅甸的难民——的大量涌入困扰着这座城市里的市民。重庆市民对美国人很不客气,出租给他们的房屋不但租金很高而且必须预付,房主说他们不希望租房子的美国人在尚未付清房租的情况下被炸死。这种情况到了一九四二年的某一天,突然得到了改变。

重庆美军租赁民房作为驻地

那天,重庆市民目睹了美国空军在重庆上空与日军的作战。机头上画着露着牙齿的大鲨鱼图案的美军飞机,在把日军战机击落和赶跑后,还在城市上空表演似的上下翻飞了好几分钟,以接受站满屋顶观战的重庆市民的狂热欢呼。

飞虎队升空迎敌

于是,重庆市民开始对美国人尊重起来,至少他们知道美国人确实是来打日本人的。

重庆飞虎队指挥部

一九四二年的重庆,受到中国富人追捧的美国汽车成为纷乱市景的一部分:在那些没有被新建房屋挡住的断墙残壁上,涂满了五光十色的广告,内容有香烟、影剧、占卜、当铺、化妆品和专治花柳病的特效药等。在这些广告的掩盖下,隐约可见抗战初期的标语:“一滴汽油一滴血”;“战士为国捐躯,国民毁家纾难”等等。

一九四二年的重庆街景

新的娱乐场所不断开放,电影院、大鼓书院、茶园、咖啡馆、冷饮店、旱冰场等等。市区也出现了更多的乞丐,因为官员们在城郊修建了许多私人防空洞,原来在那里栖身的乞丐无处容身,只得流浪到市区中来。

重庆中央大街

但总的来说,拥挤的街道给人一种富裕而又无忧无虑的印象。暴发户和官僚垄断者们坐着崭新的美国轿车——其中有些是刚从仰光进口的美国最新型号的——身穿西服和上海式旗袍,到处驱车游乐。

重庆坐滑竿的贵妇人

国民政府与美国人的关系则是另外一个样子。
包括蒋介石在内,国民政府的大员们认为,在中国遭受日本入侵后,列强一直袖手旁观,甚至助纣为虐。尽管中国政府多次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列强始终冷眼旁观。中国的抗战迄今为止都是孤独的,这种孤独让贫弱的中国为抗击日本的侵略付出了惨重代价。鉴于意识形态上的分歧,蒋介石对苏联在中国抗战初期的支援存有巨大戒心。他指望的是美国,但美国人的绥靖政策令他愤怒却又无奈。

美国支持欧洲绥靖政策

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美国理应立即改变对华态度,全力支援中国抗战。尽管美国国会通过了对华《租借法案》,可是在国民政府看来,美国给予中国的援助远远不够。以美国向反法西斯同盟国输出的飞机数量为例:从一九四一年九月到一九四二年六月,中国得到的美国飞机分配总数为三百九十二架,其中二百六十六架为战斗机,其余均是教练机,且这些飞机还有一部分被扣留在印度没能运往中国。相比之下,其他盟国接受的美国飞机数量是:英国两千二百零三架、苏联一千二百零二架、加拿大一千零二十七架,连地处非洲大陆的埃及都得到了八百五十七架。这使得美、英、苏三国在一九四二年六月间维持在一线作战的飞机达到一万架以上,甚至可以一次出动一千架战机空袭德国的任何一座城市。那么,饱受日军战机轰炸的中国难道不是盟军的战场?中国难道不是同盟国中的重要一员?

罗斯福想国会提交《租借法案》

这一年六月的一天,史迪威通知蒋介石,美国政府决定把原先配备给中国、现在停在印度的重型轰炸机和其他运输机,统统调往埃及。也就是说,不但飞机不给了,从印度运往中国的其他物资也会相应减少。蒋介石的心情极其恶劣:隆美尔冲到了亚历山大港,英国人在埃及的处境危险了,可为什么不从其本土数以千计的飞机中调出一些应付地中海战局,却非要减少中国屈指可数的飞机配额呢?

大批准备运往中国的战机被运往欧洲战场

六月十日,蒋介石以盟军中国战区总司令的名义通知美方,要求美国立即派遣三个师到缅甸前线,向他提供五百架飞机及零配件,自八月份起美国保持每月经驼峰航线向他提供五千吨物资。这一最后通牒连同中国退出同盟国的威吓一起送交了美国方面。

堆积如山的战争物资 全部从印度转运至欧洲

在一九四二年这个令人悲哀的夏天,美国把美军作战供给中能够抽出来的物资都送给了在开罗设防的英国人和在斯大林格勒鏖战的苏联人。空运三个美国师是不可能的。飞机生产还未走上正轨,适合于在驼峰可怕的高度飞行的运输机尚未设计出来,破旧不堪的C-47运输机每月勉勉强强向中国运送一百吨的物资。美国政府迫不得已拒绝了蒋介石的要求……精干的特使从华盛顿飞到中国,对蒋介石加以安抚,但美国政府却没有能向中国战区提供战争所需要的物资,中印缅战区的优先权排列在加勒比地区之后。

美国工厂加紧生产中国急需的A-35轰炸机 最后都运往了欧洲战场.

除了飞机以外的其他物资也是如此。美国提供给苏联的军事援助,在三月份达到一千零二十五万吨,总价值十八亿美元。而美国对中国的军事援助每月只有几千吨,其中还要被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拿走一大半。外交部部长宋子文向蒋介石报告说,美国军火分配委员会正在考虑,从七月份起,将每月的援华物资从三千五百吨降至四百吨以下,美国军方甚至打算停止对中国的武器援助,理由是很多分配给中国战区的物资堆积在印度的仓库里无法运出——美国人由此认为蒋介石并没有把美国的军援真正用在对日作战上。

美国堆积如山的后勤物资

蒋介石通过各种渠道向美国政府发出不满的信号:同盟国到底想不想维持中国战区?美国人是不是想与日本单独媾和而出卖中国?或者,美国人是不是想逼迫中国向日本妥协屈服?
美国再次将总统远东事务助理柯里派往中国以消除误会。蒋介石强烈地抱怨同盟国将中国排挤在太平洋军事会议和英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之外,而且中国从《租借法案》所得到的物资远少于其他盟国。

美国工厂的战机生产线

柯里终于说出了美国人的理由:美国对运到中国来的援助物资所产生的效能感到失望,“中国的浪费、低效率和贪渎之程度惊人”,许多美国人不相信中国能对赢得战争作出重要贡献,他们认为蒋介石的政府“只想从美国取得足够的作战物资来保住自己的权位”,或者是用来对付共产党武装。关于最后一点,确是中国抗战战场上无法回避的事实:蒋介石数量惊人的中央军被部署在中国的西北地区,用以围困共产党中枢所在地陕甘宁边区。

中央军精锐

面对美国人的指责,蒋介石说他的军队之所以驻扎西北,是为了防止日本人进攻西安继而威胁重庆;说这样的谣言应该是共产党方面散布的,因为只有共产党才希望中央军离开西北。他对柯里信誓旦旦的表示:“美方所传中国将领囤积军备、保全实力等种种传言,深愿阁下能亲自调查,证其虚实。予敢断言,此皆谰言,为阴谋家故意造作流播以破坏中国者。”柯里并没有去中国的西北调查,因为事实人人皆知——作为蒋介石中央军的嫡系,胡宗南那些装备着美式精良武器的部队,长期驻扎在共产党中枢延安的四周,除了初期在淞沪战场上以及之后在潼关战场上曾与日军一战外,无论中国的其他地域发生何等规模何等程度的战事,胡宗南的精锐部队都不曾被调动过。

部署在延安周边的胡宗南美械部队

柯里在重庆十二天,回国后向美国政府写出四十三页的调查报告。他认为中美关系的恶化根源在于“两国先前皆存在对另一方的幻觉”:中国幻想美国认识到中国战场之于整个亚洲抵抗日本侵略的重要,从而倾尽全力支援中国乃至直接派兵参战;而美国幻想在提供了必要的武器装备及战略物资后,蒋介石的政府和军队能够支撑起拖住日军主力乃至不断地消耗、歼灭他们的重任。

蒋介石视察驻重庆美军

至于对蒋介石本人,柯里向美国政府提出的忠告是:“和委员长打交道时,应该非常小心,不要伤害他的骄傲……中国的老派作风于他真的很重要。我们在远东若要建议任何动作,先和他咨商对我们会有很大帮助。”另外,柯里格外提到了蒋介石与史迪威的关系,认为这是他在重庆期间“必须处理的最棘手的问题”。——“假如说天底下有哪两个人最不宜在一起工作,恐怕非蒋介石和史迪威莫属。

蒋介石和史迪威

其实,两个人相似之处不少。从体格上来讲,都是瘦子,都很机灵,都注意保持身体健康。从脾气上来讲,都暴躁易怒,气量狭窄。两人都信服高尚但很累人的行为准则,不能容忍偏差,也不太向现实退让。换句话说,这是要求两个意识形态不能兼容的大顽固派一起合作。”

蒋介石夫妇和史迪威

蒋介石认为,中国在同盟国中的处境如同在与一帮恶霸相处:近日与柯里谈话,更觉西人皆轻视我中华民族,无不心存欺侮。如其可以进一步压迫,乃必压迫之。美国所谓以道义与平等为号,实则其心理与方法无异于英国之所为。不过期人民精神与自由思想,或较英国为进步耳。

宋美龄在美国国会演讲

无论如何,一九四二年六月二日,中美两国还是签订了《中美抵抗侵略互助协定》。在这份协定中,关于美国对华援助,只有“美国应以大量军用品供给中国”这样一句空泛的表述,以及附件中规定的美国将提供中国空、海军换装与培训战斗人员,并逐渐增加从印度运往中国的物资空运吨位。而协订正文的八条条款,都是美国人开列的各种条件和限制。

1942年6月2日 中美签署《中美租借协定》

不过,当重庆街头出现了美军之后,中美关系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改善——或许这是美国陆军介入中国抗战的一个先兆。美军军官和士兵对中国的一切都很好奇,特别是中国的食物。军医曾警告他们在中国的饭馆里吃东西很可能致命,但是在重庆,美军军官和士兵吃了饭馆里的食物,不但没有死,反而认为这些煮熟的落着苍蝇的中国食物还不错。

重庆美军航空兵基地

他们对中国的观感是:
在我们到这里之前,我们听到的全都是被封锁的中国人如何可怜,如何穷得一无所有。可是,我们到了这里以后发现是怎么一回事呢?噢,这里的商店里首饰、打字机、剃刀、冰箱、丝袜等等应有尽有,这些东西现在你在美国都买不到。你只要有现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抗战时期繁华的重庆

中国人为什么还要求得到那么多枪?为什么他们不把已经有的那些用起来?为什么他们不自己造枪?看看这城里到处都是逛来逛去的便衣,他们佩戴着最好的德国造和捷克造的左轮手枪……你再看看商店里出售的黄铜水烟筒,这些水烟筒真是手艺高超的金属制品,任何能做出这样精巧活计的家伙都能制造步枪,他们为什么不制造枪呢?

重庆的美军士兵与中国小女孩

美援虽然依旧不多但确实加强了。正如罗斯福总统所说,美国需要中国大陆为美军提供作战基地,没有这块基地,美军要彻底把东京炸烂或者将来攻占日本本土,就连出发的地方都没有了。

国军士兵在围观超级空中堡垒—B29轰炸机 该机机鼻上绘有“奥赖利的女儿”个性纹饰

“杜利特尔轰炸”使得日本人彻底看清了美国利用中国对日本施加压力的企图。

于是,日军很快就在中国的浙江省发动了一场攻势作战,作战目标直接是可以为美军提供飞机起降的机场。

这场作战史称“浙赣会战”。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加载失败,请点击重试
    已加载全部评论
    小超历史记

    17年历史,分享给你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