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座奇特的寺庙,外表很印度,内部还有管风琴

摄影师Kain2020.2.15

相信到日本旅游过的朋友们,都对这个国家的寺庙建筑印象深刻。这些寺庙多数都是古风十足的东方木结构建筑,如东京的浅草寺、京都的清水寺以及奈良的唐招提寺等,这些传承古老东方审美的优雅建筑不仅让我们了解到日本佛教和建筑艺术的特点,甚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唐宋时期中华文明的辉煌,所以说,到日本看寺庙,就如到欧洲看教堂。今天我们要说的这座寺庙就比较特别了,从外表上看,它完全不像是寺庙,甚至完全不像是东方建筑,然而却是日本净土真宗本愿寺派的在东京的正统宗教仪式场所,这就是东京筑地本愿寺。

对游客而言筑地的海鲜更有名

说起筑地,很多朋友第一时间都会想到筑地水产市场,这片巨大的水产交易市场被誉为世界水产界的权威,除最初的水产交易功能外,还提供了海鲜餐饮和文化体验观光等项目,成为了东京旅游必不可少的一站。近期,虽然筑地市场对水产交易功能进行了整体搬迁,但餐饮和文化体验方面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保留,仍然是游客值得一去的地方。

筑地本愿寺距离水产市场仅一街之隔,相信去过水产市场的朋友都对这座风格独特的建筑有一些印象。

外形独特的筑地本愿寺

其实早在1617年,本愿寺就已经出现在东京(当时称江户)的土地上了,不过当时的本愿寺和其他寺庙一样,是一座传统的东方木结构建筑。当时的日本政治与宗教中心都在京都,江户本愿寺是京都本愿寺的别院,同属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当然,最初的江户本愿寺并不位于现在的地址,那时候,筑地区域还是一片海。

筑地本愿寺的外形具有印度古建筑特点

1657年,当时的江户发生了一场规模惊人的火灾,包括本愿寺在内的很多木结构建筑都被烧毁。之后,净土真宗本愿寺派要求对寺庙进行重建,而当时控制江户的幕府方面也许是出于对宗教势力进行限制的目的,不批准本愿寺在原有土地上重建,所以僧人和工匠们不得不把寺庙重建在填海造陆所成的地址。1923年,日本发生关东大地震,筑地本愿寺再次被毁,而重建工作则由著名建筑学家伊东忠太负责,在他的设计指导下,这座奇特的寺庙诞生并保存至今。

我国有很多清真寺和教堂具有中式传统建筑的外表,而里边的内容确实外来的,筑地本愿寺则正好相反,从外表看来更像是西方与印度建筑的综合体,而内部则是佛教场所。这座建筑的诞生,既与设计者伊东忠太本人的喜好风格有关,又离不开时代的大背景。

印度风的壳下,是欧洲新古典建筑的结构

明治维新后,被西方坚船利炮所震惊的日本,举国上下开始向西方学习,无论是科学技术、社会组织还是生活方式,都在模仿西方先进国家,日本的崛起便是由此开始。当然,在学习西方的初期,日本几乎采取了全盘西化的策略,日本各地很多高度西方化的建筑都出现于这个阶段。负责筑地本愿寺重建工作的伊东忠太毕业于帝国大学(现东京大学),不仅对中国、日本等地的东方传统建筑理解深刻,更是游离南亚、中东和欧美各国,其作品风格多变,融合了不同国家与文明的特点,此外,还出版过多本关于各国建筑的书籍。在日本社会全面西化的时代,由这样一位世界建筑艺术专家,设计出风格杂糅的筑地本愿寺,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筑地本愿寺高大的正门

​从形式布局来看,这座寺庙非常类似于欧洲的行政建筑,采用了对称布局,高大的中厅两侧有长长的回廊,显得气势十足,虽然加上了众多古印度风的盖子和装饰,但仍然不难辨认出这座建筑从本质上与殖民时代新古典主义建筑的共同之处。走进中厅高大的对开门之后,展现在眼前的却是日本风的佛殿,榻榻米铺成的中厅的正前方中央,供奉着佛坛。

环境优美的别院,闹市中安静的一角

值得一提的是,筑地本愿寺正门内侧上方,有一台巨大的金属管风琴,和欧洲教堂中常见的管风琴十分相似,不知只是装饰,还是会在宗教活动中演奏音乐。不过,在这座融合了多国文明特征的殿堂中,管风琴的出现也显得毫无违和感。即使地处银座附近的东京繁华地段,筑地本愿寺的院内依然显得十分宁静,虽没有围墙,却像是把喧嚣挡在了院外。

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创始人亲鸾圣人像

净土真宗是日本最大的佛教宗派,在日本社会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和很高的社会地位,筑地本愿寺作为京都西本愿寺的别院,也是东京非常重要的佛教场所。在筑地本愿寺的院内,有净土真宗本愿寺派的创始人亲鸾圣人的雕像。

筑地本愿寺的设计者伊东忠太留下了大量的建筑作品,从这些作品的风格中,也可以看出他的设计理念的变化轨迹,从早期大量模仿国外建筑,到后来造就了平安神宫这样纯粹日本风格的不朽建筑,从中也可以了解日本社会对于本土与外来文化间关系的思考和变迁。今天,日本不仅在“和”与“洋”之间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还诞生了众多享誉世界的大师,这都是我们应该学习的。

伊东忠太作品京都传道院,依然是佛教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