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飞虎队”遗址话开发

原创蒋丰看日本2019.8.25

——重庆纪行之三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蒋丰

或许是一种偶然。当然,偶然中都包含着必然。8月24日下午,当重庆市委统战部、宣传部、中国新闻社组织的“行走中国——2019海外华文媒体高层重庆行”走进渝北新区并进入重庆经开区的时候,热情地带队人给大家讲述了作为中国第一届智能产业博览会结出的硕果之一,北京易华录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与重庆南岸区政府携手共建“中国华录•重庆数据湖产业园”,地址就选在南岸区广阳岛上。

“广阳岛”,三个字一经脱口,大巴内的一些颇有年龄的海外华文媒体传媒人就立即回应:“这里不曾经是抗日战争时期美国飞虎队驻在过的地方嘛。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啊!”答案很快回来,“为了满足大家的需要,可以参观十分钟。”

此刻的十分钟,在历史的长度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此刻的十分钟,对于这些海外华文传媒人来说,又是多么宝贵的十分钟。

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涌向这个遗址。只见诺大的一块茅草丛生的地上,左侧有一排黄色的回廊房间,并且弯折向南方延伸成一排;中间有两座灰砖的房屋,周围藤葛盘绕,过道的一把椅子上摆放着一顶沐浴了不知多少历史风雨的礼帽,似乎在默默地诉说着什么。我转身向右走去,看见错落分布的三座小院,有一栋正在做内装修,有一栋小院格局已经安置停当,还有一栋小院似乎没有装修,外墙上还刷写着如今看起来已经依稀难辨的“打倒美帝国主义”的巨幅标语。

据介绍,这附近还曾有机场跑道设施、士兵营房、发电房、油库和美军招待所等建筑,堪称广阳岛机场抗战遗址群。只是今天,这份杂草丛生,这份寂寞荒凉,让人内心泛涌酸楚。

写到这里,就不得不写当时援助中国的美国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先生了。说起来那是1936年,已经43岁的陈纳德带着名为“秋千三人组”的特技飞行队在美国各地演出,颇有些马戏团玩杂耍的意味。但是,在迈阿密的一次航空特技表演中,被中国中央航空学校的副校长毛邦初看中了,请宋美龄写亲笔信邀请陈纳德到杭州笕桥的中央航空学校担任飞行教官。半年以后的6月3日,宋美龄直接任命他担任中华民国空军顾问,帮助建立中国政府空军。

据说陈纳德1937年4月来到中国的时候,他的签证只有3个月。但是,他这一住,就是8年。他接手中国空军时,号称500架飞机的航空大队,其实只有91架可以使用,而日本,则拥有3000架。巨大的悬殊并没有吓倒陈纳德,他坚信,“只要有足够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就能在半年之内摧毁日本。”空袭的时候,陈纳德从来不进防空洞,而是用望远镜察看日本的机型和编队。他常说,“我已经和中国发生了如此密切的关系,大家共患难共生死,所以我应该也算半个中国人。”

陈纳德飞虎队的战绩,我不想过多叙说。我想说的是,当年美国也是喜欢搞窝里斗的,当年美国驻华总司令史迪威整起陈纳德来一点不手软,到了抗战胜利前夕,两个人都被迫辞职。所不同的是,陈纳德离开的时候,几十万重庆市民为他深情送行,美国和中国两国政府在同一天为他颁奖授勋。

多少年过去了,陈纳德依然属于一位有争议的人物。尽管他曾经击落14架日本战机,这笔战绩还是有人想要抹杀的。在地下要抹杀一个飞入空中人的战绩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在地下抹杀陈纳德战绩的人确是不曾飞入空中战斗的人。

我了解到,原来设置在台北“二•二八纪念公园”的飞虎队陈纳德将军铜像,后来迁移到新生公园。 2006年8月,移至中国台湾省花莲空军基地(台湾地下空军基地)四零一联队队史馆,与相关文物、资料及纪念馆永久保存,并由陈纳德将军遗孀陈香梅女士由美返台揭幕。

2009年8月15日上午,“陈纳德将军铜像揭幕暨贵州省青少年教育基地授牌仪式”在黔东南州黄平县旧州飞机场旧址上举行。

2010年9月,在湖南芷江机场,高达4米的陈纳德将军雕像建成,美国前总统卡特、时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一同为陈纳德将军雕像揭幕。

其后,江苏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内也置放了陈纳德雕像。

2015年9月2日上午,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陈纳德将军的夫人陈香梅颁发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斯人已去,后人难忘。我这次了解到,大手笔投资此岛的中国华录公司正在筹划复原岛上的美军士兵营房、发电房、油库和招待所等,准备在岛上安置陈纳德雕像。按照市委书记陈敏尔的指示,这次的开发,是要精心“打造长江风景眼,打造重庆生态岛”。陈纳德在此刻重返广阳岛,不可不谓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