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草案:性骚扰要负民事责任,用人单位要预防性骚扰

NGOCN2018.10.31

作者丨捞面、杨琼

编辑丨小田

11月3日,《民法典分编(草案)》公开征求意见就将截止。这份作为民法典编纂两步走计划的第二步,被《法制日报》称为“新中国几代人夙愿”一部分的草案,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近日,北京一家关注性别平等与反性别暴力的机构——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下称“为平”)联合其它机构及专家学者提出了一份修改建议初稿,鼓励公众参与到这一立法中。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民法典分编(草案)》中也纳入了今年备受关注的性骚扰问题。

民法典共六编1034条,其中顺序为物权编、合同编、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侵权责任编。为平所撰写的意见里涉及物权篇、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共4编43条意见,每一条都在后面附上了修改理由。修改意见里又以婚姻家庭编着笔最多,占了34条。

以下是上述修改建议中几个重点内容:

人格权编 第二章 第七百九十九条

原文: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行动或者利用从属关系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 用人单位应当在工作场所采取合理的预防、投诉、处置等措施,预防和制止性骚扰行为。

建议修改: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行动或者利用从属关系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构成违反治安管理的,受害人可以提请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用人单位或雇主应当在工作场所采取合理的预防、投诉、处置等措 施,预防和制止性骚扰行为。单位或者雇主不作为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用人单位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理由:没有责任的规定无法落实。而且地方法规已经有先进的规定,如2007年2007年9月27日修订的《四川省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第四十七条规定 : “违反本办法规定,对妇女实施性骚扰或者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的,受害人可以提请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在工作场所发生对妇女实施的性骚扰,造成妇女身体、精神、名誉损害,单位或者雇主有过错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今年9月北京的地铁反性骚扰广告,来源:中国妇女网

“夫妻”改“配偶”,“男女双方”改“双方”

婚姻家庭编 多章多条

对于在婚姻家庭编内多处出现的“夫妻”二字,为平认为应当改为“配偶”,理由是“配偶”比“夫妻”有更加强烈的法律色彩,对于“男女双方”删减为“双方,理由则是“此处不必要有‘男女’二字,‘双方’足矣”。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所生子女亲子关系的确认

婚姻家庭编第三章第二节

原草案中并没有人工辅助生育相关的条文,修改建议中称“建议增加关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所生子女亲子关系的确认’的规定”,理由是“近亲属关系的确认是探讨其权利义务的前提;存在确认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所生子女亲子关系的现实需求。”

删除“离婚冷静期”

婚姻家庭编 第四章

第八百五十四条 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一个月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申请。 前款规定期间届满一个月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为平的建议是直接删除此条,理由是“使协议离婚程序繁冗,有碍成年公民离婚自由权”。

防治性骚扰或将纳入民法

2018年以来,中国大陆“米兔”运动涌现,民法典分编草案中有关性骚扰行为人需要承担民事责任这一项规定,被认为是立法上的一大进步。在此之前,中国的民事基本法中还没有有关防治性骚扰的明确规定。

上图被称为“中国第一支反性骚扰广告”,由民间反性骚扰行动者设计,但因种种原因无法在地铁上投放,来源自网络

早前,南昌大学学生小柔称该校国学研究院副院长周斌曾对其实施性侵,小柔试图通过法律维权,对周斌和南昌大学提起侵害身体权、健康权的民事诉讼,诉请连带赔偿心理治疗费、精神损失费共计14万元。但该案最终以小柔的撤诉告终,撤诉后小柔的代理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小柔认为不管这个案子输和赢,都是她输,都会对她的未来造成伤害。

韦婷婷是广州性别教育中心的发起人,2017年她发起了一个高校性骚扰问卷调查。最终形成的报告显示,在回收到的6592份回答中,有近七成的人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但在这些人中,只有不到百分之四的人选择向学校报告或者报警。在选择不向学校报告或者报警的原因时,近六成的人认为“报告了也没有用”

调查得出的受性骚扰情况,来源:广州性别教育中心

韦婷婷认为,在性骚扰事件中,很多当事人都没有足够的经验去应对这种事情,同时,收集证据的困难、法律流程的繁杂、隐私保护的不足、对受害者的道德谴责等等,都有可能成为当事人走上法律途径的障碍。

对于民法典增加“用人单位不作为需要承担民事责任”这一点,韦婷婷表示了认同。她认为,这对于在用人单位中落实性骚扰的预防、处理制度很有帮助,“在法律规定上让Ta们真正执行起来,而不是一个没有办法落实的文件”。

为平的共同发起人冯媛对修改建议中的“不作为”作出了进一步详细的解释:用人单位或雇主没有在工作场所中制定关于禁止或零容忍性骚扰的相关规定,或者没有对性骚扰者进行批评教育或处理;以及对性骚扰中的受害者没有作出相应的支持等,都应是“不作为”。

韦婷婷表示,在立法滞后的情况之下,当下更重要的是性别平等教育的问题,应该有更多关于性骚扰的教育与培训,把预防的工作做好。

防治性骚扰的港台经验

200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下称“妇女法”)中,首次在法律上出现”性骚扰“这个词,法条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受害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并没有对性骚扰行为进行界定与列举,也没有对性骚扰施害者作规定。

北京市的“妇女法”实施办法中,有更详细的列举:“所在单位、本市各级妇女联合会和有关机关接到投诉后,应当采取对被投诉人批评教育、对双方进行调解或者支持投诉人起诉等措施”,但也并未写明更具体的处罚措施。

相比之下,香港与台湾在这方面的立法则相对完善。

香港早在1996年颁布的《性别歧视条例》中就对性骚扰的认定原则做了规范的说明,台湾更是有《性别工作平等法》、《性别教育平等法》、《性骚扰防治法》、《工作场所性骚扰防治措施申诉及惩罚办法订定标准》、《校园性侵害或性骚扰防治准则》、《性骚扰防治法施行细则》、《性骚扰防治准则》等一系列文件对性骚扰的认定、预防、处理作了详尽的规定。

香港的反骚扰标语,来源:3HK.cn

同时,对于性骚扰行为发生以后的处理机制同样比较完善。一是雇主的内部机制,香港的《性别歧视条例》规定,除非雇主可以证明他已采取合理的切实可行的步骤,以防止雇员作出性骚扰行为,否则要承担连带责任。台湾的《性别工作平等法》则明确雇主有防治性骚扰的责任,雇佣30人以上的雇主需要建立公开的性骚扰防治措施,否则会被罚款。

10月11日是“台湾女孩日”,台北市妇幼警队发布宣传片,呼吁市民留心性骚扰,来源:中时电子报

此外,在香港与台湾均有处理性骚扰事件的专门机构,在香港是平等机会委员会,在台湾则是性别工作平等会。它们的职责里都有明确负责性骚扰相关案件的调查及处理。

在诉讼方面,在香港性骚扰事件当事人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对平机会处理结果不满的同样可以提起诉讼。台湾则一般是当事人或者雇主在对性别工作平等会处理结果不满的时候才会提起诉讼。

《妇女研究论丛》上署名刘小楠的一篇文章显示,在作者搜索到的台湾95件与性别歧视相关的司法案件中,有29件与性骚扰有关,仅次于怀孕歧视案件。

目前距离《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截止还有三天,点击阅读原文,可参与到提议中

关注性骚扰防止,还可以看

扫码订阅NGOCN精选邮件

看到真实的世界

如非特殊说明,公号文章内容均为NGOCN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加载失败,请点击重试
    已加载全部评论
    NGOCN

    世界在沉默,我们有话说。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