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评]虽然中国战队没能在TI8夺冠,但还有这些事值得关注

原创一点游戏2018.8.26

编辑/节奏怪

[特评]虽然中国战队没能在TI8夺冠,但还有这些事值得关注

伴随着PSG.LGD战队在对话框打出GG,中国战队今年彻底无缘DOTA2国际邀请赛的冠军。在中国战队整体发挥不佳的情况下,PSG.LGD这支独苗表现还算不错,但终究还是没能让中国战队偶数年夺冠的神话延续下去。

不少人今天可能一觉醒来,发现整个电竞圈都在讨论TI8,其中有唏嘘也有遗憾,但在比赛之外,本届TI8还有这些事值得关注。

TI众筹奖金增长出现疲软态势

自众筹奖金制实行以来,奖金数额一直是TI期间最引人关注的事之一。去年的TI7总奖金超过了2400万美元,今年各方对于TI8的奖金也普遍乐观,V社开启了众筹奖金达到3000万的任务奖励,甚至博彩公司都开出了奖金能否突破3000万的盘口。

但TI8的奖金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乐观。

众筹截止时,虽然总奖金比去年多了100万美元,但这是在今年众筹时间比去年更长的情况下才取得的成绩。如果与去年同期数据对比来看,今年甚至有数十天奖金低于同期数值。

由于这是众筹性质的奖金,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玩家对于勇士令状购买欲的下降。虽然从目前来看每年一度的TI在电竞圈风头不减,但在奖金增长疲软的背后,也必须承认DOTA2赛事的关注度确实来到了瓶颈期。

G胖亲自出马推销产品

购买力下降怎么办?是时候请出V社创始人来推销了。

V社的这位创始人叫做Gabe Newell,因其幽默和表面老实的形象深得玩家们的喜爱。与我们编辑部的一位老实人一样,他不拘小节,平时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欢乐。

就拿最近几年的TI来说,2016年他在TI6开幕式登场时,穿着双人字拖就上场了,在场上声情并茂的发表讲话,丝毫没有偶像包袱。

TI7上他就更秀了,出场方式直接变成了角色扮演。当时开幕式画面从主持人化妆间开始,工作人员催出主持人快点准备登场,然而这名工作人员的扮演者正是G胖,并且还被戏精附体,各种小表情可以从下面这张动图感受一下。

今年他承担了一项更艰巨的任务——配音。但配音这项看似枯燥的活,硬是让他皮了起来。前面说过G胖给玩家们带来很多欢乐,其中就有G胖不会数3的梗,而他自己也在配音中玩起了这个梗。

当录音室表示希望G胖录一句“三杀”时,G胖似乎自动屏蔽了这个数字,表示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最终“三杀”被G胖替换成了“你击杀了多于2个,但少于4个人头”。可以说为了推销语音包,他已经把自己的梗玩到极致。

人工智能OpenAI大战电竞选手

从1996年IBM开发的深蓝计算机第一次战胜世界象棋冠军开始,人工智能挑战人类的故事就从未中断。

前两年横空出世的AlphaGo4:1击败了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之后又穿上马甲以网络棋手“Master”的身份与亚洲多位围棋高手过招,最终战绩是60胜0负。

看似无人能挡的人工智能,在电竞上却栽了跟头。虽然去年OpenAI也在DOTA2上赢过人类,但那场只是一场单挑赛,与团队作战的DOTA2赛制有不小的区别。

可能是去年的那场胜利让OpenAI项目组信心满满,今年他们在TI8赛前表示已经准备好迎接比赛。前两天OpenAI带着升级版产品OpenAI Five前来挑战,结果却接连两场输给了巴西战队和中国战队,现实告诉他们,在团队竞赛项目上,人工智能目前还不太行。

纵观整场比赛,人工智能在击杀和距离的把控上极其精准,这也反映出OpenAI确实在计算方面有点东西。但是到了战略层面就凸显出人工智能的弱点了,该项目的软件工程师自己也说,“AI在比赛中遇见之前没见过的情况,很难立即做出正确应对,而且目前AI无法做出超过14分钟的长期战术”。

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OpenAI整场即时发挥都十分出色,但是在战术决策方面总会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操作。人工智能虽然从单人对抗走向了团体对抗,但距离真正击败电竞选手还有一段路要走。或许在明天,又或在明年。

TI9将在上海举办

最重磅的当然要放在最后,虽然我们无法得知AI何时能够战胜职业选手,但可以确定的是,明年TI9将在中国上海举办,这也是DOTA2国际邀请赛首度来到中国。

对于热爱DOTA的中国玩家来说,明年将不用再接连熬夜看比赛,亲身体验一把去现场看TI的感觉,或许可以称作是刀生无憾了。